○ 混乱中立 无差可逆不拆

× 主营业务 在北极叉海豹

□ 粉丝滤镜 日常厚度MAX

△ 最近沉迷 P系列逆转系列
 

スパイラル版ワンドロ&ワンライ
第16/18回


最近脑子不太好(。)错过两回……

画了的两次正好分别是女孩节和男孩节。鲤鱼旗按理是挂黑(父)红(母)蓝(男孩子),算我私心一下

一时兴起的死爹死妈(?)组

画着画着忘了一开始想画啥(。

※一个牌技很差没怎么打过PVP的咸鱼玩家的看法……所以可能不怎么对(。


假面实装了以后租借啊展示啊pvp啊经常看到十代卡组

(虽然很多时候名字写着十代卡组却是别的角色在用……)

而放上亮只是因为作为一个活动NPC这家伙的卡组强度未免高过头了……

(我们机械族就是能为所欲为——库教授)

其实说DH是fun向稍微有点……

毕竟叫十代卡组的有不少还是拿DH当下级的,幻影实装了的两只也很好用。出了SD和新盒之后pvp里已经能看到爱德了甚至我还申请到了一个图标角色卡组全用爱德的好友……

只是抒发一下想拿血魔当ACE但是真的很难出的怨念()

就像想拿虹龙当ACE但是——

那个“在pvp里召唤虹龙并取得胜利×3”的任务真的只能约好友开黑才能刷掉吧啊??

ACE这么难出一点也不fun(x

从卡组强度上来说真的很合拍了,爱德和约翰(x

(互相turn end以示敬意)

说起来上次吐槽完才意识到,爱德和约翰重点错的特殊对话,刚好对应动画里送虹龙时约翰以为要和爱德打结果爱德把亮拉出来当帮手的剧情(……)

66666

十分看好K社下次的GX活动的特殊对话了。

(同时十分不看好中文翻译)

(比如用约翰打赢十代,十代会喊“太刺激了。决斗!高||潮!”是什么鬼orz)

脑内不洁幻想自首bot

亮爱&爱亮倾向脑洞、小段子、paro合集③

2017/10-2018/4


上次重复了两条又漏了一条我懒得重新编辑了就这样吧(目死)

因为时间跨度长(?)画风前后相差有点大我决定把附赠的放在前面……



附赠:

01

真的决斗者连抽卡都是自己决定的!——被说了有本事抽张银幕出来之后毫不犹豫一包就拆到了的艾德。  


02

吸血鬼姐姐你变个玩偶还能把裤子搞没了()噫——  


03

我跟你们讲,绝代佳人hhhhhhhhhhhh  

(友情提示爱德的姓的官方拼写是phoenix,并不是这个)


---以下正文(?)---


01

凯撒来叫他起床的时候完全没睡醒的爱德拽着他各种撒娇打滚蹭来蹭去就是不想起,然后万分不情愿地清醒了发现门口还站着一堆围观群众……

变得一脸想死hhhhhhhhhhh  


02

爱德觉得自己虽然没有直说但已经暗示得足够明显了。所以被朋友当着他们两人的面问起“你和凯撒是在交往吗?”的时候也毫不迟疑地回答了“是。”结果站在身边的人不知道是在犹豫什么,比他慢了半拍才跟了一句“不是。”
Excuse me?
皱着眉头满脸疑惑的爱德转过头准备瞪他一眼正对上亮满脸惊讶地看过来,于是气鼓鼓地改口道“不是!”
“是!”没想到对方这下子反应倒是很快。
唉……人生啊,怎么连谈个恋爱都如此艰难。


03

在爱德离开之后亮才意识到自己对他挺有感情的。少了个人前人后都跟在身边的尾巴他居然相当不习惯。甚至这种感情一涌上来,自持冷静的帝王都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给对方打了个国际长途——在没有计算时差的情况下。
然后还直接忽略了电话那端含糊到听不清的喂说了句“我有点想你了。”就心满意足地挂断了。
莫名其妙被吵醒大脑运转速度只有平常十分之一的爱德在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之前就抓着手机再次睡死过去。
直到第二天夜里,或者说第三天凌晨——
“你自己亲身体验一下!这种时候听到什么都不会觉得高兴的!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笨蛋啊!?”


04

我流人物解读。

爱德虽然把命运挂在嘴边,但其实他完全不相信随机和偶然的吧?

他相信的是决定好的走向,安排好的计划和能够掌控这些的自己。

就连观众看在眼里的意外,他也能编出目的和理由。

这样的人,在悲伤和绝望的时候,连奇迹都不会去奢求吧,因为他事先根本不会留下奇迹插足的余地


スペシャル おまけ

浪费食物play(??)


亮有些想不通爱德为什么突然孩子气爆发地非要把那颗糖从他手里抢过去,于是用一脸平静的表情掩饰着好奇心,盯着对方撕开包装,用两根手指捏出那颗半透明的圆球,慢吞吞地送到唇边,再整个吞进口中,还好像意犹未尽般舔了一下指腹。

爱德是故意的,对亮的视线他很是敏感,只不过他会错意地以为对方是因为对他抢走的这个战利品十分上心,才一直没移开目光。这么想着,他用舌头将糖果重新向外推出来,夹在齿间,转过脸去对亮摆出了炫耀的神色。

已经整个沾满唾液的小球,在嘴唇中央微微闪着光。亮在心里暗自吐槽这个人对自己的诱惑力究竟有没有自觉,皱起眉头的同时悄悄咽了咽口水。

只看到他表面反应的爱德,对小小惹恼了他心满意足,伸出舌尖将糖果裹住勾回嘴里。

这个动作彻底点燃了亮的欲望。而爱德对此丝毫没有察觉,在能够抵抗之前就被亮拉进了怀里,对方不由分说地吻住他,舌头钻入他的口腔,向他方才做过的一样向那颗糖果裹去。

输给我了就明抢你也太过分了吧?不服输的脾气被激发出来,爱德没法开口说话就在里面开始了反击,同样追着被对方舔走的小球将舌头探入亮口中。

这个奇怪的吻持续了多久,大概双方都没法说清,纠缠的唇舌终于分开的时候,引起事端的糖果已经不见了,只留下满满的甜香。

“你在做什么啊……”

还在喘着气红着脸的爱德一能出声就迫不及待地埋怨。

亮松开拽着他手臂的手顺势从衬衣下摆伸了进去。

“是你先挑衅我的。”


----------------------

然后忍不住想说点很私人化的看法吧……

关于亮艾之间的关系,我是几乎没法感觉到♡那种恋爱感的,甚至连+那样的combination,都得加个“特定环境下”的前提。

不如说是亮←艾。

艾德对亮来说无疑是必需的。他是剑、是钥匙。没有艾德就不会有那个仿佛灵基再临(。)了的亮。但反过来并不是。虽然被嘲小孩子这点很戳人萌点,我还是觉得艾德是个心理很成熟化的角色,或者说,是自己能够很好地应对自己的人(命)生(运)的那种。也就是更多情况下显得是他在引导别人,而别人能对他造成的影响实在有限。

所以说到他们之间关系的维持因素的话,我觉得只能靠艾德这边去单箭头了……且不说那边有没有箭头,就算有,感觉对艾德的意义也不大()


查看全文

爱一个人,是因为什么?

一个人值得被爱,又是因为什么?

怎样才能表达对一个人的爱?

又是怎样才能感到被一个人所爱?


陷入沉思

--------------------------------------

我来离题地自问自答一下吧

首先界定一下爱。

某种意义上爱与恨是很接近的的感情,它们同时建立在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在意”上。

没有了解和熟悉,是无从谈爱或者恨的。而不在意一个人,是没办法也不会去了解和熟悉一个人的。

恨就是在这个基础上想要令对方痛苦,而爱就是避免,更进一步地是想要令对方幸福。(并且我很自私地觉得,这种感情应该是排在最优先,高于一切的)

至于友情,大概算是爱的下位表现形式吧。因为双方的感情不能对等到爱上,只能退而求其次地,表现为友情。


而值得与不值得。作为当事人应该是无从判断的。如果当事人感到不值得,就是对自己的“爱”已经超过了对对方的感情。

旁观者判断值得不值得,往往是根据回报和对比产生的评价。这一评价很难说有多大的意义。毕竟付出的有效性也是依据当事人才能正确决定,很多事结果是唯一性的,不是所有努力的人都能得到收获。

查看全文

“四月一日的结崎雏乃小姐”

感觉很适合作为什么的标题,但是再说点什么好像又很多余。

虽然每年也就这么一天……我还是发自内心喜欢公明的

你看他那么帅(自画自吹) 

这图分辨率开大了一压更没法看……

补上。新年里求无限发糖qwq  

------------------------------------

改一下颜色……真是难看爆了……

复活一秒。

Happy Valentine's Day……(个头

继续死。


© 千羽in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