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乱中立 无差可逆不拆

× 主营业务 在北极叉海豹

□ 粉丝滤镜 日常厚度MAX

△ 最近沉迷 P系列逆转系列
 

[爱亮/亮爱无差]星

·突发梗。突发快一个月估计都变味儿了←_←
·亮+爱德,有点偏爱亮……大概。
·因为是黑爱德诱拐(?)纯情少年(??)的故事。
·和原作是平行世界的超·我流源数剧情。
·ooc我尽量克制。存在话多且说话转三个弯的爱德和没啥气场的亮_(´_`」 ∠)_
·大体上算对话流。

无论是哪个季节,夜晚的风总有几分清冷。这点微凉的刺激现在对亮来说恰到好处,能让方才过载的大脑彻底从噩梦中醒来。
站在原地,他深深吸了口气。
已经结束了;斗兽场般的囚笼已经被撕开缺口,游走于四肢百骸的电流已经偃旗息鼓,扼住他的喉咙高举镰刀的死神已经找到了替罪之羊;一切都结束了。

就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也都结束了。

叹出的气在漆黑的小道里延展成长长的声音。
亮向前踏出一步,彻底离开那扇隔绝了过去的门,整个身体仿佛真的是新生于这个世界的婴儿之躯一般,脚下一晃立刻失去了平衡。
“哎呀,小心点啊。”
仅仅倾倒了一个微小的角度,就被人支撑了起来。他尚未适应夜色的双眼分辨不清这双援助之手的主人是谁,传入耳中的音色倒很是熟悉。
“前~辈,在这里摔倒睡着的话可是会上杂志报道的哦,负面的。”
“爱德?你……”
“我只是恰好路过……你肯定是不会相信的吧。不过我会在这里也并非什么稀奇的事:乐意到这种地方来欣赏决斗的,难道全是单纯对惨叫感兴趣的变态么?”
“所以,你也在台下……”
“你以为观众们带着面具是为了好玩嘛?”对方再一次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被称为‘地下决斗场’的地方,当然没有谁希望光明正大地说自己来过这里。”
“那么,我出声叫你的时候,你就不应该开口。”
“我可没跟你自我介绍。”他似乎隐约看到爱德翻了个白眼,“而且我必须得开口,不然怎么问你家住哪儿。”
“我家?”
“是,前辈,从这里往左还是往右?如果你想让我扶着你在这儿站一晚上那么就是命运注定你要上杂志新闻。”
“……”那时候可没看出来这家伙这么爱说话啊,亮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左边。”
全身消除了紧张感之后只剩下疲惫,他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得极慢,原本只是伸手给他借力的少年索性把他的手臂绕过自己的肩膀充当起人形拐杖。
“前辈都把自己搞成这样了,还要继续么?”
“嗯?”
“还要继续在这儿待下去么?即使现在逃跑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哦。”
“逃……跑?逃去哪里?”
“当然是和前辈相配的学园啊,继续深造或者作为教师之类的。觉得面对自己的后辈太难堪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些公司,跟业内的一部分人我姑且也算说得上话吧。”
“突然这么热心,你是有何企图?”
“我可是听说了前辈输给我之后才如此消沉的传闻,自然是来承担责任……”
亮忍不住转过视线去打量对方的表情,和想象中一般无二,是显而易见的满不在乎。爱德察觉到他的目光也转过来看着他。
“……我这么说你好像也不会相信啊。那么,就当是命运女神在我耳边说了悄悄话这么来拜托过我好了。”
“罢了,不管原因为何,我都不会被你的几句话说动就这么半途而废的。”
“明知道再往前走就不能回头?仅此一次的话还可以搪塞,你还是可以心安理得地回去做你的优等生哦?”
“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决定了什么?”
“我……”话到嘴边亮一时竟噎住了,现在不是什么赌上生死的时刻,他也仿佛跟着失去了那份绝望的勇气。

还有什么,想要胜利的理由吗?

没有。
但,也不需要。
“我决定要赢下去,直到把这片想要吞没我的黑暗消灭为止。”
“呵,只是这样?”少年停下脚步,“前辈你还是太天真了。”
那双宝石一样透蓝的眼睛眯成一条猫眼似的狭缝,
“这片黑暗,可不是你能赢过的东西。”
“看不起我?”
“不~我对前辈的评价可是很高的。前辈是孤高自傲的银色之龙,要是埋葬在这种地方稍微有点可惜吧?”
“……什么意思?”
“我刚才也提醒过你了,到这里来的都是怎样的人物。虽然上不得台面,这里同样也是职业决斗界的一部分。”
少年仰起头,目光望向遥远的星空,
“有地上就有地下,有光明就有黑暗,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所以以前辈你的一己之力是赢不过的……或者说,即使这双手沾满鲜血,这身体陷入黑暗,这名字被你最亲最爱的人所诅咒……也没有关系吗?

手臂轻轻用力推开他,亮独自往前走去:
“即便如此,在你眼中我难道是会选择止步甚至后退的人吗?”
“很有胆量啊。”
爱德三两步小跳着赶到他身前,
“作为特别优待我再给你一个忠告吧——虽然黑暗无法消灭,但掌握它的方法确实存在。”
“……”
听得出这句话里的言外之意,他犹豫的只是要不要说出似乎是对方一步步引诱着让他想到的答案,
“我知道。只要君临于黑暗,就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改变它。”
少年微微一笑,旋即转过身去,伸直手臂夸张地摇摆着:“Taxi~!”

“期待着和你再见的那天,凯撒。”
帮他关上车门时,爱德这么说道,眼睛里闪烁着不知该说自信还是信任的光芒。

就像是,黑暗夜空中的明亮星辰。

[END]

〈一些延伸脑补用的额外设定〉
- 爱德会及时出现在亮身边,并不是如他所言的观战,而是因为他拥有着这个地下决斗场的最大股份。
- 前因是dd得到血魔之后借助非正式决斗的成绩回归赛场,为了避免血魔消息的外泄,买下了自己使用的场地。
- 爱德拿回卡片并且不小心弄死他之后就顺势继承了这里。
- 本来也有过“让这种违法(?)场所关门倒闭去吧”的想法的爱德被职业界黑暗的现实教做人之后,想到了掌控它这条路。
- 而此时已经不方便自己动手的他只能到处物色能够实现这一点的人,最终拐走了自己送上门的亮xd。
- 再会的那天,亮特意找到爱德跟他说按照约定我来了,爱德回了一句お帰りなさい。

〈一点多余的(。)自言自语〉
- 一个关于【善良之人手中的黑暗也会是温柔的】的小故事。
- “就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也都结束了。”在很大程度上是指作为白亮的生活结束了。
- “孤高自傲”,爱德给的这个评价其实很想用日语来表达:誇り高き気高く。原本的意义很微妙实在很难找到对应表达……
-说起来前段时间推上的ygo深夜60分出题就是“星”,当时就觉得没有比这个词更适合形容爱德的了,没来得及参加怪遗憾的,姑且就算拿这个补偿了。

-今天才想起来有段大纲的时候非常喜欢的话没写进去啊!!(靠。)

强行塞进去了……加黑部分。

评论(2)
热度(3)
© 千羽in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