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本命生快!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卡艾]結んではいけない…?

粮—啊—啊呜啊呜……

“说什么不可结缘啊?我们之间的缘,明明是怎么都斩不断的哟!”

冷澜cooland:

第一次在这边发文有点小慌张()


※限定首尾挑战。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开头;以“我终于想起来了自己的名字。”结尾。
※是答题所以可能这样那样ooc。而且我原本也没想写这么长……
※AU架空设定。
※剧情超俗气,如果半路就猜中十分抱歉。
※开放式……HE?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面前身穿纯白色狩衣的少年如此说道。
听内容是得庆祝的事,这语气未免太冷淡了点吧。
——等等……
“不好意思,我……可以提一个,不,几个问题吗?”
“几个?”那十分清秀的眉眼微微一皱,不过很快还是点了头。
“我是谁?这里是哪?你又是谁?还有,‘搭档’又是什么意思?”
“……”少年没有回答我,眉头拧得更紧了些。
“呃?那个?别告诉我你只是让我提问,没准备回答我哦?”
“按照‘种类’来说,你是妖怪、天狗。而这里是‘寮’,理解成我的家就行。我叫艾斯,是一名阴阳师。所以所谓‘搭档’就是——”
他顿了顿,冰蓝的眼睛直直地望过来,仿佛能穿透我看到什么更远的地方。
“你是我召唤出的式神。”
……
反正我都想不起来,你说是啥就是啥吧。
*
“我说,只是召唤就能把式神搞失忆,你行不行啊?”
“确实我当阴阳师时间不长,”他半跪下来,自顾自收拾起地上摆出阵型的符纸,“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召唤……”
“喂——!”
“不过他们都挺认同我的实力的。”
“‘他们’?”
“嗯,他们。”把符纸全部拢进袖中,艾斯站起身,“时间差不多了,你跟我来吧。”
以落后两三步的距离走在他身后,左拐右拐再左拐再右拐地经过几条回廊,踏进一间可以说得上是宽敞的房间。正中用两扇屏风做了象征性的隔断,只露出一人多的空隙。不过光从空隙中的景象就可以判断——屏风那边站满了人。
“艾斯大人!”
呜哇——!
“艾斯大人,请帮我抓住偷吃我家粮食的妖怪!”
这种事情是人做的可能性比较大吧?
“蚊子太多了,请给我写道符吧艾斯大人!”
咦咦咦?这也是阴阳师的业务范畴吗?
“我觉得自己被喜欢您的鬼魂附身了,这可怎么办啊艾斯大人!”
我觉得就算不被附身你看起来也是喜欢的啊?
“艾斯大人求签名!”
什么!?
“……这就是你说的‘他们’?”实在按捺不住,我把内心的想法问出了口,“何以见得他们是认同你的实力才来找你的啊?”
“难道不是吗?”艾斯回答得面不改色并且一本正经。
“难道是吗!?”
*
虽然逻辑链漏洞百出,艾斯对于他自身实力的判断倒是完全没错。
“能做到这种程度你何必要召唤我啊?”
坐在屋顶单纯观战的我感到非常无聊。
“你这么派不上用场可是个意外哦,天狗。”
“谁的错啊?”
跳落到他面前发现这家伙居然一脸无辜地摆出认真思考“是谁呢?”的表情,
“再说,我的意思是你根本没有召唤式神的必要吧?”
“唔,因为……没有的话很奇怪,他们说。他们都有的。”
他们?又是哪个他们……
艾斯顿了顿,气氛居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我不过是个‘新来的’,太惹眼会有麻烦的吧。”
瞥了一眼庭院中堪称壮观的现场,我是想象不出有什么事情能让他觉得“麻烦”呐……
“那么,反正不一定要是我,另找个能派上用场的不是更好?”
“忘了真名没有力量的家伙想离开我到哪里去?”垂下眼帘的艾斯突然显得陌生而冰冷,我条件反射地低下头躲开那个视线。
“(小声)那就给我取个名字嘛……难道就那么喜欢‘天狗’、‘天狗’地叫我?”
“我拒绝。”
听、被听到了!
“为什么?”
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硬着头皮问个清楚。
“你不知道?‘赋予名字’就会‘结缘’……那是我,并不想看到的。”
这又是……为什么……?
*
转眼过了一月有余。
“有酒哦,不来一点嘛!”
“我没成年。”坐在廊下望着庭院的艾斯转过头,“你也是。”
“跟妖怪讲什么年龄啊!”我挨着他旁边坐下,“居然拒绝十五夜的月见酒,难怪你这家伙没朋友。”
有他这般人气地位今晚却不在宴会上度过的恐怕这城里也没几个了。
“有的。曾经。”
……呜,听起来再往前是不能问的领域。察觉到危险的气息,我本能地稍稍退开了距离。
“喝吧。”
拿起方才拒绝的酒壶,艾斯将我腿上摆着的托盘中的酒盏斟满。
“啊?哦。”
轻轻地将盏沿相磕,发出一下低微的声响,我抬手将它举到嘴边,却只能看着他,无暇入口。
“现在也,有你。”
连呼唤名字这种小事都拒绝的家伙事到如今却在说什么啊?
那双冰蓝的眼睛似乎看着我,又似乎穿透我看着什么更远的地方。而嘴唇,开合间将散发着幽香的酒液一饮而尽。
——然后两弯秀眉再次拧在了一起。
“好难喝。”
“不会就不要勉强嘛……”
*
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艾斯偏偏带着我进了山里。
“这么冷的天,就算妖怪也宁愿待在家里不会出来捣蛋的吧?”
树木茂盛的小道实在不适合飞行,我一如往常以两三步距离落在他身后。
“这种理由是不可能说服上面的人撤回这次的指名任务的。”
“啊!说到底巡视而已有什么好指名的呀!那些人不会是跟你有仇故意整你吧?”
艾斯停下了脚步。
“唔……或许,是有仇呢。”
像是强忍着什么,这句话语中失去了所有淡漠与从容,然后我看见他一下子跪坐在地。
“艾斯!?”
“你别过来!”
自他身上生长出鲜红的丝线,最后没入地上淡淡的银色光芒里。我走近了才反应过来,那是原本雪白的线被血液染了颜色。空气中飘来略带腥味的香甜气息,诱惑着我亲吻上他肩上的伤口。
“都·说·了!别过来!”
上一秒还感到牙齿即将咬穿美味的肌肤,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打飞撞到树上彻底痛得清醒过来。
“我……”
“这是法阵的原因,不是你的错。”
“那我能做什么?”
“……没有让你找回记忆和力量,我很抱歉。”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到此为止,请离开我吧。”
……
难道只有这个了吗?
不,不要。
本能推动着我再次向着法阵靠去。
“够了,别再过来了!”
不,绝不,我不要。
无法发出声音,说不出口的话堵得我喘不过气来。
径直走向法阵的阵眼,我同样跪坐下来,将手紧贴在它上方。
“别这样……”
艾斯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快哭了呢。
我侧过头去看他:“没事的。我会救你的,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别再做这种事了!我活着唯一的愿望就是不想让你死啊!”泪流满面的我从没见过的艾斯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咦?那是什么?
渐渐变得空白的脑中,响起最后那三个,无法听清的杂音。
*
“小鬼。”
谁?
“叫你呢,借用我身体的小鬼。”
什么?
“别东张西望了,以你的眼睛怎么可能看得见本大人。”
呜——这啥口气。
“你再愣下去你们俩就可以算殉情咯?”
“但是不取回名字的话……”
“一般事态发展到这种紧急关头都会有‘灵光一现’的吧?你真的什么也想不到?”
“……”
“那可并不是太久之前的事。”
对的。我能看到——
两三年前的我。
两三年前的艾斯。
这种事,【已经是第二次】了。
“不要,不要死啊!”
艾斯也和现在一样,拼尽全力地呼唤着,
“卡诺恩!”
我终于想起来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就这样结束有点突然,不过为了符合挑战要求请原谅orz〉

评论

热度(3)

  1. 千羽@本命生快!冷澜cooland 转载了此文字
    粮—啊—啊呜啊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