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乱中立 无差可逆不拆

× 主营业务 在北极叉海豹

□ 粉丝滤镜 日常厚度MAX

△ 阅读尚可 表达能力低下
 

[亮爱]忏悔的果实

※标题来自■□眼镜。

※因为【剧透】这里的亮可能有点过于黑化有点怪……然后同样因为【剧透】显得爱德也有点ooc(叹气)。

※这么说来我写它也没啥意思……只是自己玩的梗总觉得该把坑填上。因为分开写可能不是很连贯。请多包涵,看过就忘吧。

※打开正文链接前请自觉确认符合年龄限制和口味。

※手○,道具play,SM。大概就是这些。


楼道里有限的灯光穿过半开的房门照进屋内,也只能勉强让人看清玄关的前半。

亮还没有回来?爱德摸索着按下门侧的开关,“啪”得亮起来的小巧精致的门灯将视野范围延伸到前方漆黑的过道口。

现在……应该还不到他会睡觉的时候。

一股奇异的味道,鸟儿般灵巧地向少年袭来,像是往甜点上最后淋上果酱一样将他浇了个透。铁锈……还是说,血腥味?总之令人作呕。

爱德皱着眉挥了挥手,仿佛这样就能驱散掉这危险的气息,重新看向前方时,却不再是熟悉的玄关。

……这是,哪里?

无意中忽略了自己为何身在此处这更为重大而至关紧要的问题。他踏出一步,好像本能知道自己就应该如此行动。

就只一步,周围的环境像是舞台幕布切换一样迅速地改变了。

明亮到刺眼的聚光灯刷刷照射下来,鼎沸的人声毫不留情地穿透耳膜。

“……胜者是——地狱凯撒,亮!!”

地下决斗场!?

缓缓睁开刚才被迫眯起的双眼,爱德清晰地看见铁丝网牢笼中有着骇人威严的银色巨龙前站着自己熟悉的黑色身影。

啊,这是亮……

“是我所诞生的那一刻。”

场内的亮忽然转过头直视着他,同时说出了他刚刚想到的那句话,脸上依然是面对对手时那种狰狞森冷的笑容,爱德没来由地觉得有几分害怕起来。

他后退了一步,背上传来同样冷冰冰的感觉。

什么……?

回过头却发现自己已经和亮一样身在决斗场中,后方除了铁丝网的栅栏没有多余的空地,而方才填满了所有昏暗角落的观众和工作人员,都仿佛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你不喜欢吗?”

“嗯?……等等!你干什么!?”

一次又一次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爱德的大脑来不及反应近乎死机,回过神自己的双手已经被近到身前的亮用金属扣拘束在了身后的栅栏上。

这些东西都是怎么冒出来的?

“你是喜欢的吧?”

“哈?你想说什么?”

亮没有答话,将看起来和他自己身上的伤害增幅装置一样的东西同样扣在了爱德的脖颈上。爱德试图过挣扎,但因为失去双手的行动力加上对方压倒性的手劲没能成功。

“毕竟这样的我,是你一手造成的啊。”

他看到亮做了个按下什么开关的手势,噼啪作响的电流立刻窜过全身。

“呃——呃啊——!!”

幸好这也只是短短几秒的事。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借此稍微平息了身体上的痛感。

“你……是谁?”

“我?我是亮啊。”

明明确实是日日相对自己熟识的脸,现在看起来却越来越陌生。

“不对!……亮不会……不是这样……”

“不是会这样拘泥于过去,想要向你复仇的人……吗?”

再一次听到对方一字不差地说出自己的心声,爱德几乎无法掩饰内心的慌乱。而最后补上的疑问的尾音,更是如同要剖开他的胸膛将心脏整个掏出来暴露在灯光之下一般。

“真的是这样吗?”

亮——现在他已经无暇怀疑这个人的身份,向他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直视着那双绿如深潭的眼睛,爱德觉得自己就要这么溺死在里面。

“你有信心看着我再说一遍?”

嘴唇徒劳地张开又闭上,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手上的力道松了松,仅剩指尖缓缓从他的脸颊划下,沿着脖子,路过肩膀,最后停在胸前。

“心跳得很快呢。你在害怕什么?”

整个人被亮高出他一头的身躯迫在阴影之下,爱德甚至闭上了眼睛。

是啊……我在……害怕什么?

“你在害怕承认……害怕承认,就算认定亮并不会计较输给你和他落入地狱的关系,【而你自己却无法原谅自己】。”

亮俯下身,凑到他耳边,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因为我是你心中诞生的不会原谅你的那个凯撒亮啊。”

“……对,不起。”

十分勉强地从喉中挤出这几个字,他感到直指心口的指尖又开始向下移去。

“我想听的,可不止是这个。”


文字版

应该是年末最后一份产出了。

评论(2)
热度(6)
© 千羽in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