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本命生快!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骨剑·玄


·本文无CP
·奇怪的视角
·时间上为原作前篇
·各种鬼扯设定
·OOC出没注意



骨剑:玄 

-刺入那个人胸口前,剑尖不受控制地偏开了一寸- 

一 
从我睁开眼的那一天起,我便生活在这处山谷中。 
悠长的清风掠过谷地,洁白的轻云是流动的荫凉,冷冽的溪水恣意穿行。 
十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了那个人。 
他凑到我身边时悄无声息,径直将手抚上我的背脊。吓了一大跳的我慌忙跳开,瞪向他,发出低低的嘶吼。山林中的动物们听到这个声音都会立刻退却,眼前这个活物却不为所动,反倒很高兴似的。 
“好威风的黑虎!别怕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的身上混杂着各种各样的气息,让我分辨不清他的立场,于是我没有动。 
等了一会儿,他向我走了一步。周遭的空气随之流动起来,仿佛清风,熟悉而亲切。 
我打消了敌意,安静地趴了下来。 
他再次伸出手,摸摸我的额头,赞叹了几声。 
后来我知道,像他这样的生物,叫做人类。

二 
越来越多的人类来到了山谷边。 
手执锋利器具的他们闯入林中,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和所有山谷里的动物一道,我退入了密林深处。 
即便如此,我们的数量还是日渐稀少,伴随着人类的愈发增多。 
被古怪的那个东西伤到后腿时,我十五岁,再次见到了那个人。 
他将我从那个东西的控制中解脱出来,惋惜地看着伤处。 
“这是捕兽夹,以后见到可得记着避开些。” 
他离开了一会儿,带回来一堆我叫不出名字的野草,放进嘴里嚼烂,敷在我伤口上,凉丝丝的,很能减轻痛感。 
“那群家伙,太过分了。”他的嘴角还沾着深绿的草汁。 
抚着我的脖颈,他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向林外走去,挺拔的背影透着和秋日相宜的肃穆。 
又是清风一般的轻盈气流从我身侧向他奔去。 
然后,那些人再也没有出现过。林地里的捕兽夹渐渐泛出一圈红褐色。 
我出了山谷去找他。 
山谷边那些人曾居住的地方空落落的,了无生机。 
我听说,那个被人类叫做“村庄”的地方,是在一夜之间市区了他的所有住民。很多年以后,荒地上还能听到野鬼的哭喊。 
可是他呢?他又去哪里?

三 
又过了数十年,我一直没有再见到他,反而等来了三个叽叽喳喳鸟雀似的女孩子。 
看到我时,看上去年纪最小的那个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 
“呀,哥哥说的就是它吧。”作势便要来摸我的头。 
我躲开那只手,戒备地瞪了她一眼。 
估计是身为大姐的那个女孩子忙招呼她:“碧霄,快回来,别淘气。” 
那小女孩便跑回到姐姐身边,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快。 
三个女孩子都穿着月白色的衣裙,绣着彩云纹样,我虽然不懂姑娘家的衣服,也觉得好看。 
她们后来又来过很多次,渐渐地,我也和她们熟悉起来。 
只是每次她们来的时候,天气总是格外的干燥,晴空万里无云。 

第三次见到他,我已经不记得过去了多少年。 
他什么也没变。光影流逝于他如风过水面,丝毫没有留下痕迹。 
而我,已不是当年可能被他摸到背脊的小虎了。 
“呦,果然是难得的神兽。” 
他走上前,拍拍我的爪子。 
“还记得我吗?抱歉很久没来看你了。” 
我安静地趴在他身边,视线便刚好能和他对上。 
欢迎回来。我在心里说。 
“啊,还记得啊,好感动。”他把脸靠过来使劲蹭,我忍不住皱了皱眉,“还说‘欢迎回来’呢。哎呀,我太激动了,别介意哦。” 
察觉到了我的情绪,他放开我,道了个歉。 
这个人,知道我在想什么。 
“啊,说正事,”他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愿意跟我走吗?” 

四 
就这样我离开了山谷。 
他告诉我他的名字是赵公明。那三个女孩子,云霄、琼霄、碧霄,是他的妹妹。 
我的感觉没有错,他的真身是长年经过山谷上空的那道清风,而三姐妹,是苍穹上的云朵。 
跟随在他身边的这些年,我学会了一种人类的情感。 
——快乐。 

“小玄啊。”他叫我。 
为这名字,他苦恼了很久。 
“小黑?不行,会叫来很多狗的。小乌?啊,好奇怪……小墨?听起来很文弱,完全不对……”听他碎碎念着,我快要睡着的时候—— 
“小玄、小玄啊。”他叫我。 
相比较而言,我更不满他保留了“小”字。 
好好看着,我可是站起来是两个你那么高的大虎啊! 

后来,我去掉了耿耿于怀的“小”字,自称“玄”的时候。 
再没有听到过他呼唤我的声音。 
“小玄~” 
记忆中一遍又一遍,循环往复着。

 
最后见到他的那些日子,他几乎不说话。 
鸟雀般活泼的那三个女孩子,一个也不在。 
那天他终于做出决定,骑到我背上,拍拍我额头跟我说: 
“小玄,我们去找那个人。” 

那个人是位通灵者,亦是铸剑师,对玄妙奇异的事物颇有研究。 
我趴在庭院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门缝里飘出的对话。 
“她们三个……” 
“……这么说来,……骨剑……” 
我不由一个激灵。 
骨剑。 
这种传说中的宝器分两种:力量较强的一种为万年寿命以上的妖物在自己的骨中培育而成,杀死妖物,剖开躯体,取出妖骨,便是锋利异常、甚至无法持握的绝世之剑;较弱的一种,需捕捉拥有数千年道行的妖物,活取脊柱,将尸身投入炉中,以其血铸其骨为剑,同样削铁如泥,几乎能斩断这世上任何东西。 
我自己便已活了上千年,常常提防着别被谁捉了去。 
正想着,他已走了出来,神色落寞。 
他轻轻抚着我的前爪,比往常更缓慢,比往常更久。 
然后他叹了口气。 
“小玄,回去了。” 
我一直很听他的话,一直都是。 
但这次,送他回去后,我又悄悄回到了庭院。 

 
铸剑师没有回绝我,并按我的意愿,在靠近剑柄的地方,刻上了我的名字:玄。 
我第一次知道,他给了我一个蛮好看的名字。 
很快,铸剑师便把三个女孩子送回了他身边。 
“小玄……” 
他垂下眼帘,比那晚更落寞。 
而铸剑师的声音几乎没有悲喜—— 
“它把自己作为我铸剑的酬劳,你要不要最后见它一面?” 
我看见他张了张嘴,像被丢到岸上艰难呼吸着的鱼。 
和鱼一样,他什么也没有说。 
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直到我学会了第二种人类的情感也没有。 
那种感觉,我想是怀念。 

-黑发少年病床边搁着他的剑,脸色依然苍白的那人走过来,手指从剑身上划过。他知道,剑柄繁复装饰的掩盖下,是他给它的名字。“玄。”- 

<终> 
2013.4.29

[阿羽的自言自语 ]↖( ̄▽ ̄") 
这是一篇角度很奇怪的文章,写完听机油说曾经看到过弗剑的,想想明剑虽然扯,接受起来也不是不可以吧。然后,因为一直很喜欢公明君那只黑虎的设定,这篇东西诞生了。 
清风长云的真身设定,是从一个同学那里听来的,没考证过是哪个版本的传说,嘛,也就别细究了。 
骨剑中第一个设定有参考《龙族》中的八歧大蛇的天之丛云剑,第二个则完全是为了行文自拟的。当然,“骨剑”这种名词,本来就是为了这篇文生造的= = 
不怎么擅长第一人称的文,写完之后很长时间仍以为自己是毛茸茸四脚趴地的卖萌肉球……所以食用如有不适欢迎投诉。 


2013-06-24 首发百度浪漫传说赵公明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