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TRICK~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一三年

原创耽美向短文,部分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请勿对号入座。
也算早期黑历史,除个别用词没有较大改动,请多包涵。


6月20日,ALLEN看着最后一叠试卷被收废纸板的大妈过了秤,然后接过她递来的零碎纸票走回了房间。行李已经收拾好,房间几乎恢复到了他刚搬进来时的凄惨模样。只有墙上一张NBA海报紧挨着一张公式表,他没想动它们,决定当作礼物送给下一个租房的学生。原先堆放试卷的地方空了出来,因此那本突然出现的黑色封皮的小本子显得有些扎眼。试卷里混进了一个什么东西啊,他走过去一屁股坐下,抄起本子翻开封面。
工整漂亮的笔迹,就算写的不是那个人的名字,他也知道,绝对是VINCE的“遗物”。
那小子……
不知怎么,因高考结束而轻松起来的心情,一下子又低落下去。


翻开一页,琐碎的事项和附注的时间带着一种分外亲切的感觉涌到眼前。
“教室集中 15:00”
那还是进入高中的开学第一天,同寝室的别的男生都诧异于他随身带着一本备忘的时候,自己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和我哥一个习惯嘛,以后也顺便帮我记记吧?”
陌生的环境中,总有人是先开口打招呼的,也总有人是坐在角落等着被发现或者被忽视的。现在想想,依然能感受到他身上所拥有的,无法让自己忽视的气息。但究竟是什么呢?
难道是那个恼人的叫命运的家伙?
等到排定了座位,成了前后桌,两人不由相视一笑。
“嗨,刚才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ALLEN。”他伸出手去。
“VINCE。”
两手相握,便是三年相处的开始。

再翻过一页,又一页,仿佛枯燥的学校生活的复刻的种种事项,快让他没了兴趣。果真和哥哥一样,写备忘的家伙都这么无聊透顶。他不满地仰头长出一口气,瞪着天花板。
视线再回到本子上时,却无法再移开去。
“ALLEN的三餐 明天起”
看看边上小字注着的日期,他慢慢想起,那是高一的时候。还残留着暑假里玩性的他,开心不久就在和同学打篮球时伤了腿,在医院检查完回校的那天晚上,他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向同寝室的各位宣布:哥们今儿起就是伤残人员了,几个多照顾点哈。当时几人纷纷点头,唯独VINCE独自在他的本子上写写画画。
但从那一天起开始坚持从食堂帮他带饭的却是VINCE。
据另外几位室友称,在他回来之前VINCE就已经宣布在ALLEN的伤好之前他会负责给他带饭菜,不让他们抢。
这自然不是什么有人抢着干的活。
不过为什么VINCE当时会这么做,他一直无从知道,总不至于是为了报他对那本备忘的知遇之恩吧?
反正没等他开始疑惑,大家已经对这件事习惯成自然了。
VINCE从此把他的口味弄得比他爸妈还熟就是后话了。
他记起饭卡余额让VINCE往里充钱时被告知早用完了他还自己往里补了不少当然也是后话了。
逝去的时光永远只能在记忆里美好如昨,他叹了口气,信手往后翻。
“教室布置(晚会) 24日18:00前”
看抬头,已经翻到12月的部分。原来如此,是自己不会忘记的圣诞节。
平安夜的那天下了雪,格外兴奋的同学早已从班主任那儿得到了办晚会的许可,于是天翻地覆地闹了一晚上。
班里女生紧缺,于是大家决定用抽签来给男生女生牵红线,抽到的男生用随机数选一名女生来真心话大冒险。计算器上的随机数永远是娱乐节目的最佳助手。
“ALLEN,上来,抽到你了哦。”
几个人又推又拉地把他带到讲台上,讲台边站着尚未被选过的女生们。
“随机数是你自己按?还是我们帮你按?有喜欢的也可以趁这个大好机会直接说哦~”
“嘿……这……”他看看聚在一处说悄悄话的女生们,视线却最终越过她们落在VINCE身上。
周围都是欢声笑语,唯独他坐在角落里显得那么安静。是他帮着组织了这个“派对”,装饰了这个教室,他自己却丝毫没有要从这张灯结彩中分享些许快乐的意思,让讲台上的他微微失了神。
“喂喂,说话啊!”“快点啊,都等着呢!”
同学催促着,他只好摆摆手:“放过我吧,你们要觉得这是大好机会谁要我让给谁行不?”
费了一番功夫终于说动他们让自己下来,他走到VINCE身边坐下。
“一个人干嘛呢?无不无聊啊。”
对方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来看他,然后抬手摘下黑色的耳机,“你说什么?”
“嘿,原来你小子一个人躲在这儿就为了听歌?”
“那游戏太没趣了,要听吗?”VINCE将手中握着那端递出。
“嗯,”他接过耳机,“什么歌?”
“Scarborough Fair。”
那是一首没有一丝节日氛围的歌,天知道VINCE为什么会独自坐在座位上听这样一首悲伤的曲子。虽然他并不怎么喜欢,但是之后还是忍不住跑去下载了下来。
搜索的时候他注意到,那首歌唱的,是没有结果的爱情。
只是当时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只是当时他们都沉浸在嬉笑边缘的沉寂中;只是当时他们就这样一起听着歌度过了彼此相识的第一个圣诞夜。

捏着本子的手滑落,打在地上,一阵疼痛袭来。
可恶,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想起这种事……
为什么……要在你离开之后,想起初见你时的那些经历……
本想把本子丢到一边不再去看,手指却不听使唤地仍旧一页一页地翻着。
“ALLEN的生日礼物 下星期”
啊,这是……他闭上眼睛,再次陷入回忆中美好的曾经。
高一下学期,他的之前同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和VINCE换了座位,于是两人成了同桌。
有段时间他完全没有适应过来。因此——
“ALLEN,走,打球去!”一个同学喊他。
“哦。”
“等等,LEO今天有事去不了,再叫一个!”另一个在门外嚷。
“那你也一起吧?”他习惯性地拍了拍同桌的肩。
转头收入视野的,是VINCE一脸的好奇。
失误……自己竟然邀请了一个喜欢待在室内远胜户外,爱好是看书而不是运动的男生去打球……
“不嫌弃技术的话,算我一个。”出乎他意料的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更出乎他意料的是相对于VINCE文弱的外表他的球技好得出奇。
虽然在天朝这个多人球类运动和足球完全没有关系的地方,篮球是每个正常男生都会尝试的运动,但他还是低估了VINCE的实力。
于是比试进行得比他想象顺利。
遭人围堵的EDWARD向他传球,力道颇大。
“靠,我脚刚好不久你想让我手腕也扭去啊!”
他边说边带球。
“用护腕啊。”
“多少年没买那东西了,VINCE,接球。”
VINCE稳稳地将球拿到手中,一晃绕开了面前的防守,利落地挑起投了三分。
“漂亮!”
……
等大家玩得尽兴了,便一起往食堂走去。
“ALLEN,你今天手感不错啊,庆祝一下?”
“就是、就是,请顿晚饭怎么样?”EDWARD提议。
“开玩笑,我手感一直很好难道天天请啊?下星期我生日我请你们行不?”他赶忙打断他们的起哄,自己的饭卡里现在可没多少钱。
“说定咯!”
“说定了,说定了,我什么时候反悔过。”
到了他生日那天,一干人围坐着点了不少小炒和饮料,闹过之后各自散去,最后剩下他和VINCE两个人收拾起大小餐具。
一起走回教室,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桌上摆着一个小小的盒子。
“哎?什么情况?”他拿起来在手里把玩。
VINCE越过他往自己的座位走,淡淡地说:“给你的礼物。”
“呃……”他坐下来把它打开,里面是一副护腕。
“周末我自己去买了一副,想着就顺便帮你带了。”VINCE看到他诧异的表情解释道,“好久没人叫我打球了,谢谢你。”
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觉得如果VINCE是个女生的话,他应该会喜欢上她的。
如果身边有这样一个人,会把你不经意说出口的话记在心里,记住你喜欢什么,需要什么——
你会喜欢上那个人吗?

在冰冷的地板上坐了良久,腿已有些酸痛,他扶着墙缓缓站起,等大脑不再缺氧,默默地环视起四周。
高二下学期开始很多人都选择了走读,他也在考虑去校外租房,但鉴于他就读的中学实在是省里重点,学区内的房租偏高得厉害。当他向VINCE提出不如两个人合租的时候,VINCE是觉得没有必要的,后来还是被他说服,两个人搬到了这里。
当时他首先把从宿舍拿下来的海报贴到了墙上,而VINCE也毫不犹豫地示威一般在边上贴上了一张公式表。VINCE自己抄的公式,字迹自然是漂亮得没话说,不过——
“你不觉得这两样东西摆在一起很不和谐么……”
“劳逸结合,有什么不对么?”
“……那你要不要再贴一张元素周期表?”
“早背下来了。”
“这么用功干嘛……”
对话就此中断,两人各自收拾好自己的房间,最后在客厅的沙发上歇下,这时VINCE忽然向他开口道:“因为我想考N大。”
“啊?”
“你刚才问我为什么用功,因为我想考N大。”
“N大啊……确实不好考呢。不过我也不太想考到北方去,我比较喜欢S大。”
“S大?也不错,而且离这里近。”
“嗯,我哥也在那里,去过几次,比较有亲切感。”
到了晚上,他突发奇想搬了枕头被子跑去VINCE房间打地铺。
“怎么了?”
“在宿舍睡惯了,感觉房间里只有一个人很奇怪。”
“不怕我夜里起来踩到你?”
“我RP有那么差吗……”
在一起的生活,让人从相识变成相知,不知不觉就把对方当成了理所当然的存在。尽管两个人的性格有些距离,也一直相安无事地相处着。不用明说旁人也看得出他们是感情深厚的挚友。偶尔也有同学跑来半开玩笑地问他们是不是会从朋友发展成恋人,两个人都是一笑置之,不作回答。
直到——
他低头去看那本备忘,很快找到了那行字。
“ECHO 13日中午”
确切地说,那是2月13日中午,情人节前一天。

午休时间,他趴在桌上小睡,尚有一半意识清醒时,听到一个刚推开门跑进教室的同学在喊:
“嘿!今天我居然看到VINCE约了女生一起吃饭!”
“哎?不会吧,他也会勾搭女生?”另一个同学的声音。
“看不出来吧,据说有不少女生喜欢他这种类型的。”
“你看清那女生的样子了吗?长得如何?知道是谁吗?哪个班的?”又是另一个声音。
“我是不知道是谁啦,至于长得如何,你问他本人啦。”
“难怪一直和他在一起的ALLEN今天一个人回的教室。”
“不对啊,明天才情人节,他怎么今天就约上了?”
“也许……”
又一声开门声打断了那个同学的话语。四周忽然安静了一下,重又陷入嘈杂,但是小声了些,听不清词句。
他微微一抬眼,几个同学围住了刚进教室的VINCE,似乎正七嘴八舌地让他“招供”。
“真没有,不是……”隐约能分辨出VINCE的声音,“对了,谁看见EDWARD了,我有事找他。”不知道是不是想借机岔开话题,他这么说。
莫名其妙地有点不爽,他重新把头埋回臂弯。不想听到这种消息。为什么?大概不希望VINCE有女朋友什么的?作为VINCE最好的朋友,他说不清自己这是嫉妒,还是舍不得。
嫉妒有人可能和VINCE拥有与他一样甚至胜过他的感情;舍不得就这样把自己这个朋友与另一个人分享。
恐怕……
就是VINCE是个男生,自己也一样喜欢上他了。
这种不爽也好嫉妒也好舍不得也好的感觉,导致了一个直接后果——
他才不会傻到和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一生气就说再也不和某人说话了。
他只是一下晚自习就回到了出租房,然后从里反锁上了门。
并在此之前以忘带钥匙为由借走了VINCE的钥匙。
而间接后果就是第二天一早准备出门去学校的时候,他看到楼梯上坐着一个人。
VINCE坐在门前的台阶上靠着墙壁睡了一晚。
“喂,起来,上学了啦。”他推了VINCE一把,对方没有反应。
“喂!喂!喂!”手触到他的皮肤,感觉到体温的异常。
说起来二月虽然算是春天,夜晚的温度也远未高到能和衣睡一宿还不发烧的地步。
察觉到这个事实,他只好想尽办法把VINCE搬回房间里,然后打电话向班主任请假。
自然他自己还是得去学校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烧了开水,把热水瓶和杯子摆在了床头。临出门前想了想,他还是依着电视情节给他敷了条毛巾在额上,然后紧赶慢赶地跑去学校。
似乎因为是情人节,同学之间的氛围不同往常。
中午午休的时候,不多见地有个女生站到了他们班级门口。
“哎!哎!看!就是她,昨天和VINCE吃饭的那个!”教室里又起了骚动。
“有没有搞错啊,那不是ECHO吗?”班里的女生JENNY似乎认出她来,“她和VINCE只是初中同学啦,肯定是过来找EDWARD的。”
“那她昨天怎么和VINCE在一起?”
“也许想让VINCE打听点情报?女生告白总怕被拒绝啦。”JENNY说着跑了出去,和那个女生打了招呼,过了一会儿,还帮她把回来的EDWARD拦在了门口。
“哦~原来这两个是一对。”好奇的同学趴在窗口围观。
而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回去的时候VINCE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相视无言。
“那个……ALLEN……”
“我知道了。我……”他别开视线,“对不起,烧退了吗?”
“嗯,只是着凉了吧,睡了一觉感觉就好了。”只能听到熟悉的他的声音,看不到表情。
“那,现在是清醒的吧。”
“唔,当然。”
他将视线转回,直视着VINCE的双眼。
“那听好了,我喜欢你。”

是怎样的因素促使当时的他说出了那句话,他已经记不清楚。
VINCE当时是怎样的反应,作了怎样的回答,饶是他想记住,也没有了印象。
不过似乎就这么把这件事接受了下来。

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他似乎想不起来。
或者说,不愿想起来。
明明相处得那么要好那么亲密,明明到了能开口说喜欢的地步。
终究这个房间里还是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或许,是因为他说得太迟,因为他们还来不及好好传达自己的心意,就已经高三了。
而高三,
容不下任何别的念想。

翻到备忘录里高三的部分,之前那些社团活动与开会通知都消失不见,代之的是详细的一次接一次各种考试的时间、成绩和名次。
两个人的分数并排写在一起。
相较他们之前说过的志愿,VINCE考上N大应该是不出意外的,而他离S大的分数线还有不小的距离。
越是紧张的时候,他就越想放松自己,越不愿硬着头皮去重看一道道错题,或者回顾一个个知识点,在题海中苦苦挣扎。他一贯坚信自己是不会在一个坑里跌两跤的,拘泥于过去的错误没有任何意义。而VINCE并不认同,说他太过自信。
电荷早在空气里积攒,火花也早在酝酿,只是在等某个时刻来临而已。
终于某一天在VINCE又一次因为成绩跟他挑起话题的时候,两个人争吵了起来,最后因为吵累了被困意说服暂时休战,第二天还是平静地上学去。
然后晚上回来的时候,他发现VINCE把他自己的东西全都收拾好带走了,只留下了墙上那张字迹漂亮的公式表。
不,还有这本备忘,不然自己现在不会在试卷底下发现它。
现在想来,他们那时争得头破血流 的,也许只是“1+1=2”和“2-1=1”究竟那个更对这样可笑的问题。

备忘录的最后一页上VINCE写下了一行字。
“当你决定忘记一个人,不是不再想起他,而是想起他的时候,也不再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想不到你也会抄这种网络上传烂了的话。
所以你最后是决定忘记我吗?
你在这个本子里记的三年备忘全是你不想忘记的事,最终想忘掉的却是我吗?

他合上手中的本子,犹豫了一下,把它放进了口袋。
然后拉上行李,锁上门,转身,看到楼梯下方坐着一个人。
VINCE。

“你……干嘛坐在这里……”
听到他的声音,对方站起来转过身看向他,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我想,还是回来看看。”
“有什么可看的,普普通通一间房。”
“没什么好看的话,那就只能看看你了。”
“去你的……”

最后的这一年里,我们还是同桌,却已不似当初,之间的那份默契一夕间便荡然无存。而现在你说,你回来看我……
你回来,看一个你想忘记的人。

“听说你这次考得很好。”VINCE的语调一如既往的温和。
“嗯,超常发挥。”
“能如愿以偿了吧,去你喜欢的大学。”
“啊,不,我第一志愿填的N大。”
VINCE似乎有些吃惊。
“估了分数,老师说可以冲一下没问题。”
“所以……”
“怎么,你小子不乐意看我跟你考一个大学?”
你这家伙敢说忘掉我,看我不一天到你眼前晃三圈!
“不是……”VINCE尴尬地抓了抓头发,“我填的第一志愿是S大。”
有时候事情就会搞笑到这种程度,不顾自己,互相只记得对方曾经的诺言。
“搞什么啊……”他忍不住笑了,走下台阶,搂着VINCE的肩膀,“你小子意志也太不坚定了。”
“你好意思说我?”
“得,开学了我就去申请转学。”
“不要做这种让别人困扰的事啊。”
“管他呢。”
一如曾经的每一天,两个人说笑着并排走下楼去。

“那么,算是和好了吧?”他问。
“谁叫我喜欢你呢。”

FIN.
2012.2.12-2.15

P.S.
文中没说明的几件事:
1. VINCE离“家”出走之后搬回了学校寝室。
2. VINCE的球技不是那么好,只是ALLEN小看了他。
3. 按理说喜欢打球的ALLEN应该不会不买护腕……
4. ALLEN自称的哥哥不是他亲哥。(虽然这个设定没什么意义)
5. 题目就是指毕业时间。
6. N大和S大的名字只是来自北方和南方没有具体指代。

评论

热度(1)

©千羽@TRI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