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本命生快!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BEST WISHES

心情复杂地来搬这篇……我一向站定卡艾兄弟组,但是——

【这篇CP是艾步!艾步!艾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篇不是卡艾不吃的别点!
思考艾步的可能性结果脑洞出了梗,想了想还是写了……大概是玻璃渣……

护士小姐第一次说着“有你的明信片”进来的时候鸣海挺诧异的,待在医院没什么人会这样联系他。拿到手之前他大概猜测了一下觉得是雏乃闲极无聊,结果对着那个花体的署名辨认了半天,想起来是拉塞佛德的签名。
明信片的图案是中|国|上|海的东方明珠,普通的当作旅游纪念品贩卖的那种;背面的内容是短短两个单词的『BEST WISHES』,公式化又刻板。看不出他是什么用意,鸣海随手把它丢进了床头抽屉。
结果这只是个开始。
在他快忘了这么一件事的时候收到了第二张,正面的图案和邮戳上的寄出地同步,依旧是连语气都看不出的『BEST WISHES』。
到第三张的时候他开始思考这和自己认识的那位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答案并不否定。如果他出于什么理由非要寄明信片不可,自己也算是一个选择,至少好过行踪不定的理绪。
习惯之后他就懒得细想究竟是什么理由了,整天闷在医院看看明信片上的风景也好。以致有段时间没收到他还有点想。
生日那天姐姐和哥哥带了一个小蛋糕来看他,顺便把再次出现的明信片捎了过来。
“谁寄的啊?”
“拉塞佛德。”
姐姐因为他看也不看理所当然的回答愣了愣,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
背面难得写了别的,『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依然是公式化又刻板的表达。他看着笑了笑,突然想到那家伙的生日在自己之前,于是转过身去翻抽屉里堆着的明信片,上一张果然是11月9日寄出的。
那天他也有收到……祝福么?
“帮我……买点明信片吧?”
“嗯?”
真的面对背面空白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写什么,他和拉塞佛德并没有熟识到什么都可以聊的程度,最后除了感谢写了一句祝演出顺利,和对方风格一致得他想哭。
这次拉塞佛德回寄来的多了一句『一直没有回复以为你没有收到,如果打扰了非常抱歉。』
于是他接着寄,「不,收到觉得很惊喜,风景很美。」
一来二去就聊了起来,虽然在旁人看来他们这样十天半个月说一两句话的聊天实在是慢热得过分,简直比网络延时还让人抓狂。
艾斯说最初只是新来的助手没怎么出过国,所以到哪儿都兴奋地买明信片给大家,说一起寄给朋友吧。想来想去他就寄给了鸣海。寄了几次没有回音,觉得鸣海估计是被弄得莫名其妙,打算就此罢手的时候发现他的生日到了,于是又寄了一次。
鸣海心想我确实莫名其妙啊,我认识的艾斯可没这么闲也没这么多话。后来想想他之前和卡诺恩也是有长时间的通信的,估计只是自己没了解到那个程度上,于是把这句吐槽留在心里没写。
两个人偶尔也说说别的。艾斯会提起当地的见闻,说起今天天气不错落日很美,说起河边鸢尾开得正好,说起什么什么街上叫什么什么的饭店做的什么什么菜好吃有机会务必来尝尝,还有次让他很意外地用好长篇幅跟他描述写明信片时看到的邮局门口撒欢卖萌的猫咪;于是他回我这边天气也很好所以麻烦护士推着到楼下逛了一圈,医院里的樱花开了从窗口飘了进来,你说的那个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大概不能吃先不提能不能去……
每次写完他觉得自己真是扫兴,于是问艾斯你每次看这些不觉得无聊?
他回:还好,重点明显,卡诺恩每次写一大堆我都不知道该回什么。
于是鸣海心安理得地放任自己这么扫兴下去。
除了钢琴现在他病房里还摆着一台电脑,收到明信片他就用google街景找到上面印的那个地方,调出来360°地看。
「我算是跟着你环游世界。」
『等你身体好了可以一起来。』
「没什么可能。」
写这句话的时候他几乎握不住笔,线条抖得厉害他觉得艾斯大概会看不懂于是改用打印然后贴上去。
……看来以后想扫兴都不一定做得到了。
以防万一似的他打了不少含糊的回应,真的要是连打字都做不到了,就从这里面挑了贴。
结果防不胜防先坏的是眼睛。
挣扎了一下他拜托护士读给他听,读完了对方贴心地问他需不需要帮忙写回信,他犹豫了一下:“……帮我打出来贴上去吧。”
这么不知不觉地夏天连秋天就一并过去了。
又到生日的时候艾斯收到了算好时间寄来的明信片,站在他边上的助理说:“谁寄来的,让你这么开心?”
他才意识到自己在笑。
接着开始想是不是该给鸣海寄点明信片之外的东西,生日礼物什么的。想了想互寄了这么久两个人好像没有聊起过各自喜欢什么,顿觉事情难办。
结果在十一月底收到一个包裹。
他看着寄出地址瞬间预感自己不用再纠结准备什么了。拆开来果然是厚厚一叠明信片,夹着几张没理好是反面的,字迹熟得不能再熟悉——他自己的。
最底下压着一张打印的字条:「就麻烦你了。」
他看着自己桌上昨天挑好的尚是空白的明信片出了会儿神,心想确实麻烦。
俯下身拿过边上的笔,再次写上『BEST WISHES』,流畅地签上名。
然后走出去敲了敲隔壁经纪人啊助理啊待着的休息室的门
“谁带了打火机借我用一下。”
笑得很温和。

END





〈自言自语时间〉
思考了一下艾步的可能结果冒出来这么一个梗,于是就写了。
其实艾斯还可以寄给浅月,同样,给阿步寄世界各地明信片的还可能是雏乃或者理绪。
不过估计都不会有这两只这样的效果……
一个“相信”的,走遍世界来传达希望。
一个“不相信”的,站在原地来坚守信念。
他们很像又很不一样。
所以吾觉得艾斯更可能选择鸣海而不是浅月。
他们之间有彼此一点一点拉得更近的可能。
最后那里“就麻烦你了”原本可以是一句很浪漫的话(x(不过这种展开的可能从来就不存在……
另外结局其实没想让艾斯把所有明信片都烧掉,烧的只是最后那一张。剩下那些……吾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艾斯:所以说确实麻烦……)

2015-5-23 13:06 

对艾步……算是抱着“他们要是换个立场普通地相遇,就会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吧”的想法。
尤其是每次想到鸣海那句“我没法承诺他什么,所以暂时没什么好说的”就感觉被戳到了。
不过同时这句话也有非常清楚地把他们两人划开了距离的感觉。
虽然他们能分享真相,但是他们还是各自为阵独自在战斗……
至少此时,鸣海对于其他人来说是重要的救赎;但是对于艾斯来说,完全不可能。
即使以鸣海的能力,也无法简单地触及到他。(所以我还是站兄弟组的啦)。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