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本命生快!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授权翻译】细流Trickle

差点忘了这两篇。

授权是亚兰酱去要的 @螺旋 ,授权图在最后。

充斥着血腥味却甜得要命翻译的时候感觉心脏都要炸了……

配图是自己补的印象图,作者提到的图可以去原文地址找链接。

 

细流

(系列作“细流”第一篇)

 



原题:Trickle
原作:LittleLinor
翻译:千羽


TAGS:血腥场景、平行宇宙设定
警告:包含流血、创伤暗示、暴力暗示和病态的意象。

摘要:
再次把刀子抵在他的皮肤上既令他激动又令他恐惧。
平行宇宙HE

作者注:可以看做一篇“纯粹的血腥play”
汤不热上有关联的插图。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87544

 

正文:

 

细流

 

刀尖划过艾斯肩头白皙的皮肤,划开浅浅的一层,渗出的血珠在边缘集聚成一条鲜红的未成形的线,在奶白和银色的衬托下,格外得艳丽夺目。
艾斯没有动。他说过,不需要克制什么。即使是像现在这样,盘腿坐在床上,卡诺恩的双臂环住他的腰,手中的刀尖刺进他的皮肤,他也没有动,只是稍稍提了口气,将头向后仰靠在卡诺恩的肩上。卡诺恩早已知道他那钢铁般的意志和令人惊异的自制力,但是他甚至没有绷紧身体,没有任何戒备,只是坐在那儿,放松地靠在卡诺恩的臂弯里,即便卡诺恩正用刀抵着他,只要手腕一动就能要了他的命。
一颗血珠破裂开,裹挟着周围的一同滑落下来,描画着艾斯肩头的曲线然后沿着他的手臂一路往下,直到卡诺恩伸出手指截住它,将它举起来盯着看。
“你为什么看得这么入迷?”艾斯问道,声音轻柔却很坚定,像在责问,“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了。”
“艾斯——”他的气息有些颤抖,手指紧紧地抓住他的腰——然后又猛地松开了,仿佛它们想起了它们曾经也这样紧紧地抓住他,而他手中握着另一把刀,“别让我记起那件事。”
“为什么?”他倾了倾身,嘴唇贴上卡诺恩的手,吻掉了血珠,“你救过我的次数比那多得数以百计。也记住这个。”
艾斯伸出手握住他的,将他的手拉回腰间,与他十指相扣。这让人觉得安心而慰藉。
“我知道你那时为什么会那么做,卡诺恩。那不是什么需要原谅的事。”他的拇指轻轻摩挲着卡诺恩手掌的边缘,“我也相信你不想再做同样的事。”
卡诺恩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大口大口地吐气又吸气。因为他说得对,卡诺恩绝对不愿意再去伤害他,绝对不敢再去伤害他,只要艾斯还能像这样靠在他怀里,像这样在无数的磨难与战斗之后依然不可思议地活着,每一天,都在向他证明着他们都还活着这件充满希望的事(他无法想象如果艾斯死了他还能活在这个世上多久)。他并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仅是顽固的理智和太过高效的身体,他只相信他的心,而他的心在嘶吼,从他小时候起就一直如此,嘶吼着决不能让艾斯受到任何伤害。
所以,为什么他现在在做这样的事?为什么,他拿着刀再次抵着他身体,让他流血,无论伤口多浅?他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想要找出答案,从他皮肤的气味里,从他指尖的触觉里,找出答案。因为艾斯这么要求了,而他从来不能够拒绝他。因为这种亲昵的行为简直令他窒息。因为不管他如何假装,他的神经依然会为见到血液而兴奋,他的武器就像他身体的一部分。
因为他希望艾斯是对的,无论是关于他,关于任何事,还是关于他有权利像这样用双臂抱紧他的幸福,温暖的,鲜活的,就在他心口上的幸福这个事实。
他在他的耳边落下一个吻,然后从它后面往上,一连串地吻向他的发梢。艾斯缓缓地吁了口气,微微偏过头露出脖颈。于是他也吻了那里,在他皮肤上吻下他从来无法成言的话语。
刀依然在他手中,瘫软在艾斯的膝边。他终于重新握紧了它,攥着刀柄的力度温和而坚定,就像他当初拿着那把刺穿艾斯身体的刀一样,在他的大腿上划出崭新的一条线,很好地避开了股动脉。
艾斯吐了口气,收紧了握住他的手指。
他抬手向上,开始用刀尖描摹艾斯前胸的形状,只是擦过而不是切入,就像是用他自己的指尖感知着它的纹理一般。然后他稍微用力压了下去,从他的胸前到肚脐拉出一条漫长的直直的线,血追随着刀刃流下,于是他在那儿停了几秒,等它们汇聚到尖上。
他的心跳得那么快,被恐惧和深爱和惊醒绊住,现在它简直随时会梗住。
他举起刀,靠近艾斯的脸,让血液滴落在他的头发上,拖出条条痕迹。
艾斯微微一笑。
“看,我说你很喜欢这么做。”
“在你身上它看起来真美。”他答道,有些无助地怯怯一笑。
艾斯轻声笑了出来,他笑得很开心,出于有些疯狂的理由,不过听起来温暖又平静。
“那么,就继续。”他低语。
卡诺恩照做了,遵从了那个冷静的命令和他自己对之的迷恋。他在艾斯的双臂上各划下一条线。当他的指尖抚过它们,艾斯的呼吸声变得有些刺耳,他不禁颤抖了一下。他轻轻舔舐着他肩上的伤口,品味着皮肤的微咸和血液金属般的腥味的差别。他只能通过舌头模糊地辨别出在压迫下分开的伤口的边界。因此当艾斯抽着气向后仰起头,攥紧了与他相握的手时,他一下子退开,咬紧了嘴唇。
“艾斯——”
“不要停下来,拜托了,”传来了包含着炽热、力量、暗示和占有欲的低低的声音,“卡诺恩。”
所以他没有。不再是吻着伤口,他亲上他的脖子,在他胸前洒下点点红痕,只要手腕的几下撞击就足够让皮肤上渗出血色但不留下明显的伤痕。
不过他没有碰心脏旁的那道伤痕。在那儿,他只是压上了手指,揉捏着那里的皮肤和肌肉轻微的硬度,这让他意识到,如果说有什么是他在艾斯面前如此无助的证据,那么这就是:这个小小的,穿过胸膛直到肺部的疤痕。
艾斯用另一只手把他拉得更近,扭过他的头,越过肩膀去亲吻他,吻得激情而热烈,他的呼吸跟着卡诺恩抚在他心上的指尖轻移的节奏。卡诺恩呻吟着叫出他的名字(艾斯),把他的手按在他的胸口,手掌和小刀平贴着皮肤以防不小心伤到他,感受着掌心下他的心跳和口腔里他呼吸的颤动。
他有点想就这么推倒他,深吻他,直到他们两个都无法呼吸,绝望地渴求空气,钉住他的身体将他的头护在双手之间,让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触碰到他。他也几乎强迫地把他的背向后拉去,但是艾斯的手让他待在了原地,传递出占有和令人安心的感觉,于是他没有亲上他而是稍稍喘了会儿气。
当他们终于分开时,他只是微微开了开口,而艾斯大口地喘着气,手指在卡诺恩的后颈上摩挲着。
“我的背上?”
这是一个问句而不是命令,温和,等待着答案。卡诺恩点点头,将手梳进他的头发——更多的血痕落在了透着薰衣草色的白发上。
他移动身子,在和艾斯的身体分开无法触碰到他的那段时间他颤抖了一下,来到他背后。艾斯跪坐起来,肩向前倾,那伸展脊柱的姿势让卡诺恩想起了他弹奏音乐的时候。他的后背形成一道柔和的弧线,镇定而放松,每一寸皮肤和每一节脊椎都舒展开。
卡诺恩做的第一件事是俯身上前,吻在他的肩胛骨上,然后向下用嘴唇描绘着他脊柱的形状。艾斯叹了口气,随着触碰蜷了蜷,当卡诺恩的手抚上他身侧时,不由轻哼了一声。卡诺恩落下最后一吻移开后,他坐直了身子。卡诺恩用自己的手指丈量着他的背后,从坚硬的肩胛骨到柔软的肌肉——边缘小小的凹陷足够他的手指划过,就像他的手在下方滑动一样。他用拇指向下数着他的肋骨,最后按在那本该有着肋骨的空洞上。
“卡诺恩?”他的声音冷静而平和。
“怎么了?”
“你能划得深一点吗?”
他的手僵住了,只是几秒,但是它们的抚摸慢了下来。
“可能会留下疤痕的。”
“我知道。”
沉默着,他把脸靠在艾斯的背上,脸颊平贴着他的皮肤。他会这么做的,他知道。仅仅拿起刀就让他即是激动又是惊恐,划得多深只是个细节。又或者,他只是在自我安慰。
“为什么?”
“我喜欢……”他轻轻笑出了声,“我喜欢你在我肩上划的。”
他思考了几秒,将嘴唇压在他的肩胛骨上,用舌头舔舐着。艾斯喘着气,轻哼了一声,低头将背蜷了起来。
“对。”
“好吧。”卡诺恩低声应道,然后移开了。
第一刀刺在他的脊柱边(没有刺在上面,不过也不完全是。就算他的技术再精妙,他也没有疯狂到去冒那个风险),然后蔓延开,向上向外,伸向肩膀和脖子交接的地方。他划动刀子的速度慢了些,划得深了些,皮肤在他轻轻的触碰下分开。艾斯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地呼气,在卡诺恩听来显得尤为刺耳。他转向另一边,划下对称的一条线,指尖跟着滑过去,任由流出的鲜血把它们染脏。
然后他靠得近了一些,舌头舔上伤口,从头到尾舔过它,用嘴唇吮吸着血液。艾斯低低地轻轻地呻吟着,胸口随着每次呼吸起伏颤动。卡诺恩继续着,并没有停下动作,直到他清理干净了每一寸伤口,然后径直转向了另一边,用手指接住了漏过的一道,然后再一次吻了上去,张开嘴舔舐着品尝着他皮肤边缘的味道。
艾斯在两次粗重的呼吸间低声呼唤着他的名字,温柔而热烈,卡诺恩推着他坐起来,再次越过肩头去亲吻他,将血污抹在他已经足够鲜红的嘴唇上。
“像这样?”他低声问。
“是,是的。就像这样。”
他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脖颈,退了回去,但是这次他握紧刀子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他切了下去,和原先的呈对角,直到艾斯脊背的弧线让刀子自动离开了他的身体,停在他的腰上。接着再一次,大约高一个拳头的地方,从最初的线开始,划下,直到离开,然后再一次,一道道平行的线出现在他的背上。再是左边。他在艾斯背后的皮肤上刻下了一对朴素的翅膀。他退远了盯着看了看,手开始颤抖。
它们在艾斯的背上伸展开,苍白的皮肤衬着鲜红的颜色,血液就快要流下来,看得他想吻过每一寸血色。
他不需要去解释。他知道艾斯知道。
“卡诺恩……”
“我没事。”他放下刀子,放到了保证安全的距离外,然后靠了回来,“我很好。”
没有可能一次完成所有的事,所以他没有尝试。他的嘴唇贴上最低的一道划痕,然后品尝它,亲吻它,轻轻地吮吸着。艾斯在呻吟,头向后仰着,绷紧了身子在他怀里颤抖,他因此心跳得快得几乎要受伤了,但他不在乎。血从上方滴落在他脸上,他的手指被左侧的图案污染又重新变得光洁,但他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现在他的皮肤他的嘴唇已经熟知了艾斯的血液的味道。这是艾斯带给他的,这味道,这景象,让他能够触摸着他另一边的翅膀,触摸到他的肌肤之下。艾斯向后伸出手,再一次握住他空着的另一只手,将它贴在自己胸前,随着卡诺恩的亲吻拱起了身。
他缓缓地从一道伤口移向另一道,直到艾斯呻吟着呼唤他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平淡的声音中逐渐融入了感情。他伸出双臂环抱住他,艾斯向后倒进他怀中,喘息着,颤抖着。卡诺恩把脸埋进他的颈窝,从嘴唇传来他的心同样有力而快速的跳动。
艾斯喘着气笑了出来,他在卡诺恩的臂弯间转过身去亲吻他,手臂顺着他的脖颈转了个圈。卡诺恩将他脸上白色的发丝梳到后面,捧起他的头深深地吻了下去,想要牢牢刻下这种熟悉的触觉。
当他们的唇瓣分开,艾斯拉着卡诺恩一起向后躺倒下去,把他那血色的翅膀印在了床单上。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第一次,卡诺恩能够直视着他的脸。他很美,美得不讲道理。从他背后的伤口缓缓流出的是鲜红,他的嘴唇也是鲜红,他脸颊上的血污是鲜红,他头发上的痕迹也是鲜红。而他的眼睛深邃,蒙着薄雾,让卡诺恩想起曾经的战斗,让他无法拒绝他,只要艾斯不想他拒绝他。
当他又一次捧起他的脸吻上他的时候,艾斯弯起一条腿环上了他的腰。

2015年2月12日 20:31       

-------------------------------------------------------------------------

授权图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