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本命生快!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Dead or Alive

·含有兄弟组的艾斯中心
·接续原作结局
·时间轴有一定程度的混乱
·【角色死亡有】(深夜报社作高亮注意)
·全是玻璃渣但是是(个人定义的)HE
(推荐BGM:一番の宝物)

小刀的尖端锋利得明亮。
艾斯眯了眯眼睛,那一星光芒似乎更璀璨夺目起来。
刀柄稳稳地握在他双手之间,并非指向着某处的敌人,而是反手,指向着自己的躯体。没有刺下的意思,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这样的场景是第几次上演了呢,他也不记得。
—————————————————
和其他人不太相同,艾斯的锋芒似乎永远指向着自己。
浅月摆着一副哥哥的架子,吐槽他内敛到了可怕的地步。
“自己一个人硬撑着不可能好过和大家商量吧。”
“你的建议没有听取的价值。”
“喂——!”
他说的是真心话,虽然并不是让浅月理解到的那个意思。某种意义上艾斯只是过于固执己见,所以从来不向外界寻求什么,任何事都要自己拿出答案,也只认定自己得到的答案。
显然不是所有问题都能拨丝抽茧那样抓住一个原则就顺利解决。聪慧如艾斯,有时也会拉着纠缠的线头陷入两难。所有柔软的瞬间都尖锐起来。像他熟知的钢琴线一样,一个不留神就能把他割伤到鲜血淋漓。
这样的痛苦,我自己留着就够了,犯不着拉你们一起下地狱。
他垂下眼帘,盖住一半的冰冷,最终还是对以无言。
等他的下文等了许久的浅月,也只能叹了口气独自走开。
—————————————————
艾斯曾经觉得,作为大家的“哥哥”,浅月多少还是能理解自己一点的。
要背负的期待,要承担的责任,内容不一,重量相似。
可是有些出乎他意料的,和生日到来的顺序一样,浅月成为了他们之中第一个离开的人。
和他立场相似的这个人,在命运面前终究倒下了。
信誓旦旦说着“我没有认输的打算”,最后的结局却是被十余名特警包围击毙,怎么想都很讽刺。
当时艾斯自然不在现场,在事件过去相当一段时间之后才听说了大致原委。而那时,作为浅月觉醒的一部分原因的高町亮子,已经选择了跳楼自杀。
“要是你在,也许还能劝住她。”
躺在病床上的鸣海这么说。
把视线从对方脸上移向地面,他藏起悲伤,摇了摇头。
那个女孩子素来和他不甚亲近,他说什么都只会是不痛不痒,怎么打动得了她。
“你只是不想承认自己错过了拯救别人的机会吧。”
他能拯救得了谁?
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他只是,还活着,仅此而已。
—————————————————
那之后不久,鸣海在医院度过了他第二十个,也是最后一个生日。
听到死讯的那天,艾斯又是在机场,人来人往中他莫名有种被不知何处而来的视线盯上的错觉。
好像造物主打了个瞌睡,清醒过来,想起来他们还在这儿,于是一股脑儿地把人从棋盘上哗啦哗啦地赶了下去。
上次也就是在这儿,他收到火澄的死讯,接着偶然碰到了理绪。总是那么乐观大概因此看起来才一直是一副小孩样子的家伙教育他“不要老是一脸阴郁”。
比起那时,现在他倒更加笑不出来。
候机的时间里,艾斯翻了翻通讯记录,离上次和理绪的联络已经过了三个月了。
“最近还好么,荒野的小妖精。”
在简讯的措辞上他依旧笨拙,短短一行字,他看了很久,才下定决心点了“确认发送”。
收到“很好啊,你也要元气满满的哦٩( 'ω' )و”的回信,是又过了三个月之后了。
对着屏幕艾斯终于微微笑了笑。
很久,没有发生让他觉得舒心的事了。
—————————————————
算起来是第七年。
没有卡诺恩在他身边刻意地想尽办法要他笑出来的第七年。
每年艾斯都会带花去墓碑前,就像一个惯例的仪式。日期倒很随意,毕竟要顾及工作行程的安排。花的品种也取决于他当时的心情,和路过的花店能提供的种类。
这次刚好赶上情人节,他犹豫了几秒,最终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踏进了墓园。
是恋情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他们之间早就无所谓这些定义了。
每一次放下花束,他都感觉像是把自己的一部分也安葬在了这里。这一点只有鸣海察觉到过,不安地问他是不是太空了一些,从眼神到心灵。
艾斯自己也知道空留躯壳是没办法运转的,但是只有埋下那些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的命运,他才有勇气继续向未知的前方迈出脚步。
我果然,还是在对你撒娇啊,哥哥。
他将手心叠在胸口。
缺失了一根肋骨的位置;心脏跳动的位置。
空下来的部分,就用你来填满吧。
—————————————————
小刀的尖端失去光泽落入阴影之中。
锋利的触感抵在裸露的肌肤上,也许是有着陈旧伤疤的关系,没有他记忆中那么冰冷。
刀柄还是稳稳地握在艾斯两手之间。
卡诺恩的遗物他留下的不多,这是其中一个,能死在他的武器下似乎也不算太坏。
理绪失去联络行踪不明已经一年有余,他非常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却绝口不提,侥幸地期待着那微乎其微的可能,直到今天那个概率被证伪。
意识到时,手中的小刀已经不知指着自己多久了。
这些年他一直重复着这件事,因为卡诺恩的死,水城火澄的死,浅月香介的死,高町亮子的死,鸣海步的死,这次,轮到竹内理绪的死。
每个曾经和他一起战斗的人离开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却总会在无可挽回地刺下去之前清醒过来。
然后他会冷静地强迫自己去想想还在的人,想想迫于命运的人留下的期待,想想还没有做应该要做的事,想想活下去的意义和价值。
不过现在,他好像真的找不到理由了。
已经,不会再有伙伴与他并肩。
—————————————————
我可以,去见你了么……
“支撑着人跨过痛苦走下去的,就是希望吧。”
以灿烂的青空为背景,他记得卡诺恩这么说过。
只要他还没有放弃,哪怕只有他还没有放弃,希望就是存在的。
所有逝去的,也都以这种方式,永恒存在 。
他不能动摇。
他得活下去。
他要去见证那些被付出的生命所开辟的希望的未来。
艾斯又一次松开手,小刀落在他双腿间的床单上。

“抱歉……再多等我几年吧。”

2015-11-24

 

离理想还有距离,但是可以说是和樱流并列、去年产的粮里最满意的之一。

这两篇可以说都是在描述我心目中的那个艾斯君吧。

某种意义上,要继承卡诺恩所托付的生命和鸣海所创造的希望,唯一能够也唯一必须走向未来的艾斯。

……有机会的话,想写篇(个人独断的)人物解读hhh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