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TRICK~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HERO

·最初想尝试亮爱爱亮无差……结果大部分是爱德独白,不如说在尝试怎么描写小凤凰。虽然这样不明显还是打了tag,先说声抱歉。
·复述动画其实很无聊……对不起。
·想尽量尊重原作然而145这集剧情实在太吐血所以还是删改了一部分。

「你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啊。」
爱德咬了咬嘴唇,这不是完全被他说中了么。
“艾珂!”
和他的呼喊几乎同时响起的,是那个女人向前迈出步子,在积水上踩出的回音。
“不要去!快回来!”
那丝毫没有因此停歇的水声,让他背上爬出一层冷汗。
一个沉醉于荒谬的野心渴望成为这个世界的秩序,一个蒙蔽于无解的爱意愿以自身为他加冕。
这两个人自说自话地扮演着可笑的戏剧,而他还偏偏更为可笑地以为舞台上还有他一席之地。
——不过是他独自在小孩子气地逞英雄而已。

“啧,阿蒙你这家伙,既然你是深爱着艾珂,为什么做得出这种事情。”
「失去」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比对面那个人更有资格说懂得。
——比起轻易地选择了“丢弃”的那家伙。
“不,你根本不喜欢她,你只是在利用艾珂的感情而已。”
即使下了这样的断言,阿蒙也像是完全没有听见,自说自话地继续叙述着卡片的效果。
そなものは、デュエルじゃない。
“开什么玩笑,这根本不是决斗。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说出来了。

但他并不是在后悔。
为了追求力量,而将生命献祭。他,不,还有他们,可都没有心胸宽广到让这种事情发生在眼前却置之不理的地步。既然亮的心脏不适合再承受负担,老师也只带了鸡蛋而非决斗盘,难道要他把这个差事推给刚刚苏醒尚在伤病中的十代?
怎么可能。

“已经太晚了,一旦开始了的决斗,就无法放弃,直到分出胜负,任何一方死亡为止,决斗都会继续下去。墓地里所有名字里带有‘被封印的’的怪兽返回卡组。”
现在把艾库佐迪亚返回卡组还有什么意义……?
“之后,把手卡上的两张‘被封印的’怪兽送入墓地,召唤究极封印神 艾库佐迪奥斯。这只怪兽不会被破坏,另外不会接受对方魔法·陷阱·怪兽效果。”
“什么!?”
那家伙的卡组,到底是……
“艾库佐迪奥斯的攻击力是,墓地里每存在一只名字带有‘被封印的’怪兽,攻击力上升一千点。我的墓地里存在左手和右手两张,因此攻击力是2000。”
无论如何,就算是未知的敌人,现在要做的只是打倒对手而已。
无论如何……
“攻击之时,再从卡组或者手卡,把一张名字带有‘被封印的’的怪兽送入墓地。上吧,艾库佐迪奥斯。”

生命值在这一击之下降到了1300。
“的确是很强的破坏力,但是这种程度的怪兽不仅仅是你这只,根本没有需要牺牲人的性命来召唤的价值。你所谓的,艾库佐迪亚的解放之路,已经被我的‘四之力’挡了下来。”
“不,还有另外一条路。借由把艾珂献祭,借由我变成恶魔,解放艾库佐迪亚的道路。”
“变成……恶魔……你在说什么啊……”
“以我深爱之人的牺牲,当墓地里凑齐五张‘被封印的’的卡之时,艾库佐迪亚的封印就会解除,获得游戏的胜利。”
“你说什么?”
……现在墓地里,已经有三张卡。
艾珂也好,阿蒙也好,想要拯救谁,想要阻止谁,现在,唯有赢下这场决斗。
在艾库佐迪亚被解放之前……
“我的回合,抽卡。”

1800
1300
900
450
这实在是一条足够艰辛曲折的道路。但是,让对方的lp归零,是最行之有效的获胜办法了。
可恶,这时候真希望卡组里能突然出现一张火球啊。
连不切实际的想法都冒了出来。
不管这条路多难走……他还是想要去拯救谁。
父亲那时候,是他实在无能为力;斋王的事件里,他又输给了破灭之光的命运;甚至在他无意间,险些将那个被视为帝王的男人推下地狱。
难道他就没有能够拯救人的力量么?
十代毅然决然地为了约翰再度回到这个异世界,他从某种意义上,感同身受。
尽管——
「你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啊。」
被这样嘲笑了。

“艾珂……很快了,很快我就会成为王,我会从束缚我意志的锁链中真正地解放出来。我,就会获得我真正的力量。”
对面的恶魔发出了似乎已经胜利在握的宣言。
“只是为了获得力量……你那所谓的力量会杀死艾珂!”
不是牺牲,而是杀死。
彻头彻尾地单方面利用而已。
“你说的对。我,只是为了我自己,杀死艾珂。”
“终于承认你的本意了么。我的回合。”
父亲所托付的那张卡,血魔-D,降临到他的身边。
“最强的dhero也就这样毫无作为地出场了么?”
“还没完呢!发动魔法卡,消磨时间。选择一个阶段双方都必须跳过那个阶段,我选择战斗阶段。”
“垂死挣扎么?”
“是又怎么样!”
是又……怎么样。直到最后一刻,都存在逆转的可能,与他一同战斗的,可是掌握命运的英雄啊。
不管怎么样,都要将阿蒙逼上绝路……
“我盖伏一张卡,结束回合。”

血之咆哮。
血之履行者。
能够用的手段都准备好了。
放置了两个血指示物的血之咆哮,在接下来的回合送入墓地就能破坏场上一只怪物并给予对方那只怪兽一半攻击力的伤害,虽然无法破坏艾库佐迪奥斯,只要……破坏血魔就能获胜。
而血之履行者,通过破坏现在成为血魔装备卡的死逝人,就能跳过这一次的战斗阶段。
这已经是他能够做的全部,除此以外,只能祈祷了。
不要再做任何动作了,阿蒙。
不要动了,结束吧。
结束回合吧……
然而,他看着阿蒙抽出了一张手卡。
……
结果还是……
爱德缓缓地闭上了眼。
到此为止了么……

锁链开裂破碎,尘封的门扉打开。
“成为我的仆人,艾库佐迪亚的食粮。”
决斗盘上最后的700lp正在倒数消失。
这样的话,还有一件事是他能做的。
“大家快逃,赶快!”
他张开双臂,挡在众人身前。
“爱德同学。”
“爱德,为什么连你也……”
“快走,十代。”
很快领会他的用意的,果然是那家伙呢。
“爱德!”
“不要觉得你牺牲了我。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他转过头,至少,不要让你们因为我这一时冲动的行为,被牵扯进来,
“十代,将我的,不,是我们的想法继承下去吧。把约翰,你的朋友救出来。”
就算他自己仍然不能够,至少,让那个和他相似的英雄使,能够实现他来到这里所为的那个小小的愿望吧。

然后他转回头。
跟那家伙……现在没有什么好说的。
那个沉默的同行人,用语言是没法好好沟通的,相反,语言之外,却能更好地传达。
所以……什么也不要说就够了。
本来也用不着他这个“小孩子”再去叮嘱什么吧。
难道还要特意道别么?那种话还是……不,正是那种话,绝对不想说出口。
并不想要分开。
——亮。
“亮……”
……啊,还是说出来了。
“大家,就拜托了。”

眼前是漫天亮如白昼的光芒。
就如同,凤凰重生之前所见的火焰一般。

2016-04-14

————————————————————
有一点忘记写了……总感觉小凤凰最后还用了血魔的bloody   fears(?)是因为,爆炸和爆炸的冲击可以互相抵消一点再拖个几秒时间……
当然说编剧只是想耍帅我也认同(。)

评论

热度(1)

©千羽@TRI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