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TRICK~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Dependence依存症


Dependence依存症

·很久以前给卡艾随机到的题目
·严格说写的是艾→卡
·是病,所以写起来也很病
·未经详细考据,只能说是主观印象
·角色性格黑化倾向
·原创角色有
·如果觉得ooc太过请告知,会即刻删除

·就算自己吐着血也要把玻璃渣塞进你们嘴里

 

 

艾斯对母亲的印象很模糊。
就连站在她的墓碑前的这一刻,被漫天的雨幕相隔,照片上的脸依然显得如此陌生。
他不知道让她早出晚归忙碌的工作是什么;
不知道那些同样庄重肃穆地出现在葬礼上的人和她都是怎样的关系;
不知道是否会有什么文件记载了她对自己留下的嘱托或者期待。
唯一知道的,是他未曾因她落下哪怕一滴眼泪。
*
今后就只有他一个人。
这本是件痛苦又漫长的事。
但他已经不能更习惯了。
——不过一如既往而已。
*
曾经艾斯还是会自己跑去院子里玩的。
虽然周围没有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但和年纪相符的好奇心与慷慨满足它的大自然足以让他消磨掉独处的全部时光。
那里是他全部的世界,而他仿佛是这小小世界中万物的神明。
仿佛是。
要他注意到这一点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
花朵会凋零,飞鸟会迁徙,喧闹如鸣蝉也会一只接一只地在第七日后陷入永恒的死寂。
——所有的一切都会离他而去。
一行排列整齐的蚂蚁,在他眼前,向着庭院栏杆的另一边长途跋涉。
——这个世界里还是只会有他一个人而已。
最终,它们全部成为了黏在他掌心的,暗红的碎末。
*
后来,他再去院子的时候会带上玩具熊一起。
那是母亲作为无法长时间在家的补偿,送来陪伴他的柔软而温暖的礼物。从抱住它的那一刻艾斯就不想再放开手了。
只要好好去珍稀,就能够一直一直拥有这种感觉吧。
——觉得命运就此已成定数是他那时的单纯。
近在咫尺的威胁最是猝不及防。
他仅存的记忆因为之后母亲愤怒的打骂而零碎不堪。
刺眼的阳光。
邻居家的哈士奇犬。
叫声。
从布料的裂口里花一样盛开的雪白棉絮。
一团团谢落在地。
钢丝。
手指上嵌下的深深的痕迹。
尸体。
变得冰冷。
拼凑一下还是能够想象,那是谁都不会接受的荒诞真相。
他也没有争辩什么。
“我确实想杀了它。”
*
它夺走了我的世界。
*
母亲不敢再买给他毛绒玩具,离家的时候就把他关在琴房里。
钢琴估计是这个生活条件平凡的家庭里为数不多的奢侈的浪漫。
琴键冰冷得像死亡一样。
艾斯伸出手去触摸它,金属弦颤抖着发出的乐音却无比温暖。
于是他每天都用上十多个小时去拥抱它,就像贪恋着他失去的玩具熊。
数不清的人在这之后称赞他溶于血液的天赋,殊不知那是流淌在全身全心的执著于此的疯狂。
*
“嗨!”
“……”
“我说,嗨,我在跟你打招呼!”
“?”
“我是卡诺恩,刚搬过来,你叫什么?交个朋友吧?”
他不知道那个家伙是怎么跑到他眼前的,此时还自来熟地递出手来。
“艾斯。不用了。”
回答着他擅自发出的问题,艾斯把两只手都放到了身后。
“不用这么见外吧,我又不会吃了你。”卡诺恩嘟起嘴表示不满,“不管怎么说我们就算认识啦!”
然后在他本能地反抗之前,将他拉进了怀中——
“以后请多指教!”
皮肤上燃烧出炽热的温度。
比他自己,比他过去失去的,比他现在拥有的,都更为温暖,似乎连心脏都要被灼伤的温度。
“请,请多指教。”
*
这就是他想要的一切。
存在于他的世界里的,“另一个人”。
他长年累月所中的毒。
他无法治愈的永远的病。

*終わり*

附记>
大概就是小时候的艾斯因为母亲过度的忽视,对于“温暖”、“触摸”、“拥抱”这些“与人交互”而存在的东西产生了严重的依存。
最初能够安慰他的是毛绒玩具,后来是钢琴,最后才是真正的,他一直以来想要依存的“另一个人”。
会写这个……最初是看到“幼年期缺乏和母亲的接触与关爱的儿童容易成长为性格孤僻,不合群,性冷淡的人”这样的观点,觉得有点像艾斯的状况就想到这个脑洞……不过被小伙伴指出ooc(。
我不甘心还是想着表达一下试试看……但真的感到了接受不能、“这样的才不是艾斯”之类请务必告诉我!

评论

热度(3)

©千羽@TRI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