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TRICK~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授权翻译]On a roll·良性循环

良性循环

by asinwolves (chazzercised)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13035

授权见文末

分级:青少年及以上
警告:无
分类:一般
原作:游戏王GX
CP:亮爱|爱亮
附加tag:交往之后;幽默(搞笑?)
发布日期:2015-04-09

声明:一切权利和夸奖属于超赞的原作者!我只是个粮食的搬运工w

摘要:爱德无法理解亮在食物上的品味。

说明:梗来自卡片力量(Tag Force)游戏里亮和爱德对于三明治的不同偏好。

  


一切开始于一句嘲讽。

爱德喝着一瓶红茶走进厨房,一如过去六个月中的每一个早晨,亮坐在桌边他的固定席位上,正一边啃他的第二片面包一边看着报纸。几秒钟之后,他才注意到爱德,头也不抬地问道:“别盯着我看,怎么了?”
叹了口气,爱德溜进最靠近亮的椅子坐下,瞪着那个装着他的早餐的盘子。年轻的决斗者皱起了眉,再次喝了口茶。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爱德一脸厌恶地看着亮继续吃着他的面包。
曾经的凯撒这下终于抬眼瞥了瞥他,放下了报纸,把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然后转过身正对着他。眼神交汇间,爱德读出他似乎有点不耐烦。这样僵持了一会儿,爱德发现显然亮不打算在他进一步说明之前作出回应,他在桌上放下喝完的红茶瓶,伸出手指了指对方的盘子。
“每天早上你都只吃素面包,亮,连烤都不烤一下,我们又不是没有黄油?”爱德解释道,语气有点激动。亮移开视线,抓起桌上的空瓶子准备去处理它。爱德缩回椅子里,依然瞪着对方,被无视的感觉他可一点都不喜欢。
“我当然知道我在吃什么,你想说什么?”亮斜靠着柜台,手臂交叉放在胸前,淡淡地回道。
“可那根本不能算是早餐。”爱德喊了出来,站起来的同时拎起了桌上的盘子,“你应该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好支撑你一整天。你明知道我们有鸡蛋,有培根、芝士甚至火腿。就算你是碰巧不知道怎么用烤箱,我可一点都不介意教你怎么做一份煎蛋卷。”
他把盘子丢进水槽,然后走回来站到亮对面,同样交叉着手臂,倚在另一边的柜台,阴沉沉地看着对方。亮依然是那副方才坐在桌边的淡然神色,虽然他的眼中透出了一丝消遣的味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像只母鸡一样?”他问,笑着回应爱德瞪过来的目光,“多谢关心,但是我会坚持我习惯的吃法。我只是碰巧喜欢面包。”
“显而易见。要是你准备在决斗的时候也往口袋里也放上一些我一点也不会惊讶,”爱德翻了个白眼,“以防你在等待自己回合的中途饿了呢?”
他推开柜台站好,开始顾自己的事,拿起了桌上的报纸。亮保持笑容看着他,非常真诚地疑惑着爱德为什么对他吃什么抱有兴趣。
“除非你打算每天早上给我做早餐,”他开口说道,收获了爱德又一次瞪过来的视线,“注意你自己的饮食习惯就好。怎么说,我的并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啊?”
“我们也有米饭。吃那个也不错,只会更好。”爱德说着向沙发走去,他倒是不介意做无视别人的那一个。亮瞥了他一眼,跟了过去。
“爱德,”他叫道,看着对方跳进沙发,随意地躺在上面。爱德看向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不是明摆着么,前辈。只吃素面包简直太奇怪了,而且还是每天早上。想想那些我买回来的美食,这就显得更加不可理喻。”
亮走向门口准备结束这段对话,有些生气披上自己的外套。主要因为他不喜欢被人指点着去做什么,而且这让他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他不想浪费时间去抱怨楼下储藏着的数量荒谬的肉类,决定不再纠缠这件事。曾经的凯撒走出门去;他有个决斗要参加,所以没时间再和爱德废话下去。
爱德在沙发上坐正,他也有地方要去。动手穿鞋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希望自己没有多嘴了。不管怎么说,他并没有不得不得跟着一块儿吃素面包,而且他自己也不会感激那些对自己的爱好指手画脚的人。不过好在亮不会那么容易被惹恼,他决定再也不去提这件事。

 

晚上很迟的时候亮才回来,灯全部都熄着。他猜爱德也许还没回来,或者已经上床去了。关上门,脱下鞋子之后,亮手里提着食品杂货袋往厨房走去。他把袋子搁在地上,然后取出一部分面包堆进了备餐室。
第二天早上爱德先起的床,并且先走进了备餐室。朦胧的睡眼让他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面前多得可笑的面包。他抓起其中一条打量,一脸茫然地张了好几次嘴思考着该说些什么。片刻之后他意识到自己一个人站在这儿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所以跺着脚走回了还有亮睡着的卧室。
“你可真成熟!”他大喊着,把面包丢了过去,正中床上人的后脑勺。
亮翻了个身坐起来瞪了他一眼。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粗鲁的把人叫醒的方式,正要发作的时候看到了被扔到自己身边的那条面包。他勾起嘴角,拿过它打开包装,撕下一端咬了一口。
“我原话奉还。”
爱德冲上床去,从他手中把面包夺了过来。
“别在床上吃东西!你在想什么呢?你会把面包屑弄得到处都是的!”他抱怨着,把剩下的整条也都抢走。亮维持着得意的笑容,爱德不满地嘟囔着离开了房间。
在柜台上收拾好了面包之后,爱德才得以拿到对他来说的真正的食物。在他坐下来开始吃早餐之后没多久亮也过来了,两个人沉默地坐着。爱德独自散发着紧绷的气息,亮则因为这次小小的胜利觉得心情舒畅。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亮忙于决斗的事,试图让自己的形象变得稍微没有地狱凯撒那么可怕,所以当他准备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大部分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只是享受着开放的空间,今天也一如往常,直到一股聚集起来的人流吸引了他的注意。
人群中的人们大部分看起来常年无家可归,他们源源不断地围着什么东西进进出出,那东西亮没办法看得很清楚。最终好奇心战胜了他,他大步走向人群,皱着眉想要以尽量避免物理接触的方式挤出一条道来。
他颇具威吓力的举止很容易就分散开了人群,在人群的正中摆着的是一个大箱子,最前面贴着张纸片,写着“免费三明治”,潦草的字迹亮看着非常眼熟。箱子里摆着好几打面包。他低吼了一声,飞快地向后转回身,吓到了就在近旁的数人,怒气冲冲地往家走去。
爱德坐在沙发里,搁着脚假装他在看电视。当他听到前门开启的声音不由眼睛一亮,仿佛等着看好戏一般。他只比亮早到家了十五分钟,一直在耐心地等着他回来。他看向大厅,期待着亮走进来抱怨着放弃,然后他就能够庆祝一番这小小的胜利,并且再也不用为了那些荒唐的面包烦心。但是,亮一直没有走进起居室。虽然有点失望,但爱德也并不太觉得意外。
转了转眼珠,他转而躺回沙发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家里实在太安静了,爱德开始怀疑亮是不是上床去了,毕竟他自己接下来也是这么打算的。大约过了十分钟,他再次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关掉电视。这时,他才留意到水流的声音。爱德困惑地向大厅看去;听起来声音来自厨房里的水槽。他站起来往那边走去,好奇亮在这一片漆黑的地方开着水做什么。
爱德站在门口打开电灯,紧盯着正站在水槽前的亮,最终翻了个白眼走进了厨房,想看看对方为什么要特意无视他。当他离得和水槽足够近了的时候,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亮脸上自得的笑意,第二眼就看到了至少二十个空瓶零散地摆在柜台上。爱德立刻愤怒得脸几乎要拧成一团,他交叉起手臂按捺下自己揍人的冲动。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咆哮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亮十分随意地把瓶子拢到一起,开始将它们丢进可回收垃圾箱,“亮,那就是我所有的红茶?”
“那就是我所有的面包?”
对于爱德脸上不满的表情,亮只是露出了笑容,似乎这就是他对于对方问题的回答。并没有反驳什么,爱德转过身走出了房间,亮听到卧室的门被狠狠地关上了。他扔完了全部的瓶子,然后转向他身后厨房地板上的食品杂货袋,拿出了两条买回的面包,最后关掉灯上床去了。
第二天他们俩都待在家里,气氛非常安静;亮忙着幸灾乐祸,而正相反,爱德气得快要爆炸。直到傍晚来临,爱德重新补充了他的红茶供给,也没有再和亮说一句话;他只是不停地用摔门剁脚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天色很晚的时候情况终于出现了变化,爱德转而集中精力去思考怎么反击。

 

几天之后,亮准备前往童实野市进行一场表演赛。他起得很早,在爱德起床之前就离开了。要直到第二天他才会回来。
在亮不在的时候,爱德难得地享受了一个悠闲的清晨。他简单地考虑了如何复仇,但是他觉得自己要是再纠结于此他会直接冲着亮的脸来上一拳;这并不是他想做的,尽管有九成的时间它听起来都非常吸引人。不过,当门铃响起时,爱德非常确信他现在会杀了他的朋友。
“这到底是什么鬼!?”等亮一接起手机,爱德就厉声喝道,眼前是满满三个板条箱的面包。他发誓他听到亮在那边偷笑。
“我可看不到你在说什么,爱德,”亮敷衍地回答。
“别说胡话!为什么我们的起居室要被一箱箱面包塞满?”
“哦,我昨天下的订单,在我打赢之前。就算是你应该也没法摆脱这么多面包。”亮解释道。
爱德已经接受他的失败了,因为这整个折磨人的考验已经变得越来越滑稽也没有那么多好茶可以供他浪费了。但是他可不喜欢由别人来宣告这一点,他仅仅是出于避免事情变得更加暴力才选择了放弃。他深吸一口气,对亮的解释没作回应就挂掉了电话。爱德不希望自己有一个堆满面包的起居室,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自己被这么嘲弄。
挂断电话后他没有浪费一点时间,爱德几乎是用摁碎电话号码盘的力气,打电话订购了数磅的奶酪并要求立即送到。商店花费了整个上午加上一部分下午才终于完成了这份订单。这段时间里,站在烤炉前的爱德看起来心情好极了。
当亮回到家中的时候,一进门就被扑面而来的盐和烤芝士的浓烈气味袭击了。在大厅放下他的东西,亮循着气味走进了最有可能的那个地方——厨房。当他在电话里挑衅爱德的时候就已经预计到了他会报复回来,但堆在房间里的数百个烤芝士三明治显然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内。
有一部分三明治烤焦了,一部分则还没做好。不过有相当数量做得不错的三明治放在后面,应该是第一批完成的。亮穿过厨房,看向餐厅,看到爱德坐在他一贯坐着的位置上,吃着其中的一个。他盯着对方从门口走进去,直到爱德假装自己刚刚注意到他。
“嗨,”爱德说着,把视线收回盘子里之前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他看起来有些疲倦还沾着油渍,亮不知道该说他了不起呢还是该说他精神失常。
“所有的面包都在那儿了?”他问,尽管他觉得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嗯,我总得做点什么吧,”爱德答道,用他昨天在电话里听到过的那种敷衍的语气,“厨房里的是午餐,我想你已经看到了。”
亮能看出他的脸上渐渐露出得意的笑容,忍不住在转身回厨房收拾残局之前瞪了他一眼。
“你究竟做了多少?”他整理好一小块时问道。
“四百三十二。”爱德咬下最后一口三明治,“不过,我已经吃掉了一部分。”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现在他实在是精疲力尽感觉就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既然为了这个胜利他已经熬了一整夜,估计现在差不多该是上床睡觉的时候了。当他准备往卧室走的时候,亮踏出厨房向他背上扔出了一个烤焦的三明治。
“收拾好你的烂摊子,”他厉声说道,清楚地发现爱德正要去做一件他现在没法做的事儿了。
“不,收拾是对你输掉这场游戏的惩罚。开心点,”爱德无不调侃地答道,他转过拐角,很快关上了卧室的门,留下亮在餐厅里发火。
爱德这次投入的精力实在是令他印象深刻,看起来他打算以此作为事件的终结。不过亮可没打算接受这个结果就此休战。在他看来,如果爱德认为他没办法做出比一厨房烤芝士三明治更绝的回应,那实在是大错特错,骄傲得太早了。

 

接下来的一星期也慢慢地过去了,除了决斗和工作和他们一贯在一起的时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特别的事。争斗似乎已经结束了。爱德醒来之后看到干净的厨房和烦躁的亮也只不过得意洋洋了几个小时。他心中的酸涩甚至在更早的时候就消失了,一切只是那么平静,就像他们往常一样。
但是,在这周快要结束的时候,事情似乎变得有一点不那么平静了。那差不多是凌晨一点,他们都已经躺到了床上。爱德少见地睡得非常安稳,这对亮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他还醒着。他悄悄地起来离开了房间,径直走向冰箱,拿走了所有爱德喜欢吃的东西。
第二天早上爱德醒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大开着的门和一股美味的香气。几乎立刻,他的脸色沉了下来,然后飞快地跑进了大厅。亮正坐在起居室里看着电视,双脚搁在咖啡桌上,吃着一个三明治。整个房间摆满了整齐做好的三明治,夹着生菜、番茄和被当作午餐肉一样切碎了的他昂贵的上好的肉。
“这可不是正确的吃法——你怎么——你是疯了么?”爱德大喊道,坐立不安地扭动着。他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比其他任何事都让他觉得生气。
“我接受了你的建议,”亮在膝盖上的盘子里放下他的三明治,等爱德看过来才继续说道,“我觉得我应该吃点你买回来的食物。你说得对,它们确实十分美味。”
爱德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壶烧开沸腾的水,他不确定接下来他是打算把亮揍一顿还是直接烧了他的卡组。无论哪个计划听起来都很可怕,但是爱德想不出在食物上还有什么回击的办法,因为亮真的都不在乎这些,一点儿也不。当对方把一个三明治向他递来的时候,爱德叹了口气。亮这次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自鸣得意,只是有点愉快。他知道自己已经赢下了这场愚蠢的游戏,所以他递出这份三明治就像抛出了一份和平协约。
接过三明治,爱德在亮边上坐下,同样把腿搁在了桌子上。他皱着眉咬了一口,尽管他觉得这东西实在令人生厌,但尝起来并不坏。
“你得陪我一起吃完全部这些。”咬下下一口前他说道。
“好的。”


<千羽的自言自语>
“良性循环”,老实说最后定下题目翻译的时候我很惶恐。虽然on a roll作为词组最通行的含义就是一切顺利地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我读完全篇只看出了往好(笑)的方向发展o(*≧▽≦)ツ┏━┓
“你们能不能成熟一点!”←这是我看&翻译的时候喊的最多的话。

 

授权图:



 

评论

热度(11)

©千羽@TRI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