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乱中立 无差可逆不拆

× 主营业务 在北极叉海豹

□ 粉丝滤镜 日常厚度MAX

△ 有没有人 陪我吃涉+nagi
 

[亮+爱德]只身一人的英雄

※算是对最早那篇HERO的……扩展?

※亮视角,试着从亮的角度寻找箭头。

※对原作剧情有改动。

※写完感觉跑题了(??)



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天使从夜空降临。

随着清脆响声碎落的玻璃在少年身后展开,如同一双羽翼。

为什么?

虽然仅仅是仿佛错觉的刹那,亮瞥见的那张侧脸上凝固着如同苏生的死者一般可以抛却一切的决意。

难道,你也见过地狱了吗?


事情尘埃落定之后,他才知晓自己看见的是某个拯救世界的传说中微不足道的一页。

即使赌上再多的筹码,少年最终也并没有赢得奇迹。


*


打开门之前转瞬即逝的好奇里,亮完全没有想到爱德的名字。但银发少年偏偏像个一点不令人惊喜的意外出现在那里。

“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尽管对这句话的主语和宾语是否正确都抱有疑问,他还是咽下了困惑,然后就听到了如同再一个传说掀开序幕的故事。

“由你来跟约翰决斗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所以拒绝也没有关系。”

猜不透他的目的,又或者说猜不透他的理由。爱德似乎把他的沉默当作了否认,不再多说只是站起来转过身去,刹那间略过的侧脸上过分认真的不带笑意的表情让他觉得有些陌生。

“……等等。”

少年收住脚步,回过头就像恶作剧得逞一般勾起嘴角,“前辈果然不是会对此置之不理的人,我在岛上等你。”


真是个演技出众的骗子。

他甚至无法断定,说谎的究竟是笑着的少年还是不笑的那一个。


*


“你还没有离开?”

浅色的人影逐渐靠近慢慢变得清晰,

“前辈已经是毕业生了在这里没有住的地方吧?我的船或者我的宿舍都可以借给你哦。”

“别光说我,你呢?”亮垂下视线,身高差让观察对方的眼神变得很困难,“半夜散步?”

“任凭想象。”

爱德站在他身侧没有离开的意思。寂静随着月光缓缓地在空中流淌,远远地有被草丛遮掩的脚步声隐约传来。

“还有什么将要发生?”

他试探着问出口。

“跨越时空的彩虹之桥,这么美丽的友情戏码怎么能够以那个人的失踪作为结局……如果是他的话。”

声音仿佛没入水中一点点沉下去,少年有些恍惚地望着听到响动的方向。而亮注视着他的侧脸。

什么啊,那副表情分明是想说,如果你是他的话……


*


异世界异于寻常的部分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多大麻烦,只要对手不一时兴起要求组队双打。

最开始他对一副小少爷模样的爱德并没有什么指望,不过看对方毫不迟疑地把卡拍出来指挥精灵们探路找材料生火做饭的样子倒是适应得飞快。

“没想到……你挺让人意外的。”

“哦——”

聚集枯枝烧起的营火在少年脸上投下一片闪烁不定的光,

“前辈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啊?”

“什么样……”

为这个没有考虑过的问题亮沉思了一会儿,

“……是个好人吧。”

“那算什么啊!”

不知道怎么就被戳到笑点的爱德眯起眼抱怨着,过了好久才恢复平时一本正经的表情,移开视线凝视着地面的深蓝眼瞳里只有和方才截然不同的悲伤,

“我不可能是‘好’人的。”


*


他对听到回答并不抱希望地把为什么问出了口,但少年一如既往出乎他意料地倒出了自己的回忆,平淡地像讲述一个睡前故事。

“有时候我觉得,我或许就是‘灾厄’本身,会把周围的人,全部卷入‘不幸’之中。”

单独听起来如同妄想症的发言,亮在知道了事情戏剧般的全貌后却几乎无言以对。

明明想要成为英雄。

“前辈也和我保持点距离比较好哦?”

明明竭尽全力地去挽救了。

“不过都被说成是‘从地狱归来’,估计也不会比这更不幸了吧……”

明明那么拼命地在被一而再背叛之后仍旧选择伸出了手。

……这就是你的地狱吗?

“我从来没有觉得,输给你得以重新认识自己这件事是什么‘不幸’。”

像是想要撕下少年脸上依然保持微笑的面具,他站起身同样向火焰对面伸出了手,

“而且,今后也还是请多指教了。”

转瞬即逝的讶异过后,爱德反而加深了笑意,仿佛对让他的期待落空这件事格外热衷。不过——

“你才真的是……好人呢,亮。”

少年并没有拒绝握上他的手。


*


那个身影背对他们站在前方,第一次让他感到瘦小得不足以遮挡住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而伸展到极限的双臂却和少年本人一般倔强,似乎试图保护好他们每一个人。

“快逃吧!”

拖拽锁链的声音,岩壁剧烈的振动,决斗盘上倒数的数字,不论哪一个都无情地宣告了胜负。还能改变的,只是陪葬品的数量。

劝说别人离开做起来很干脆利落,让自己迈出脚步亮却有些迟疑。目标尚未达成,他所认定的旅途的终点自然不是这里。但对那个人来说呢?

“……他们,并没有想要被谁拯救。”

心中的自言自语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我知道的。”

“即使如此——”

“这个时候就别嘲笑我了吧?”爱德带着叹气的笑声在周围混乱的杂音中传来,“对啊,只是我自以为是而已。”

“不……无法对此视而不见不是什么该被嘲笑的事。”

“但是固执地去扮演这种不被人需要的英雄,你难道不想再强调一遍我很孩子气?”

“想做就去做吧。”他朝着那个背影靠近一步,“你不是一个人……”

“我就算是一·个·人也完全没问题。”

少年终于回过头,露出他所熟悉的笑脸,

“亮,大家就拜托了。”

你不应该留在这里。


命运的女神为什么从来不对这个人微笑呢?

淡金的光点渐次飘飞而出,向深蓝的夜空中归去。

那一瞬间,他好像听到了什么碎裂的清脆响声。


-fin.-


【自言自语】

互相有了好感的第一步是互相发卡以示友好(笑),习惯了这俩没什么恋爱感某种意义上好像也挺可爱的。

请求协助那里,本来想放一段“我?”“你。”“你?”“我。”的傻乎乎对话www太占篇幅了就省略了。

写到“什么碎裂的响声”我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了“吾即是汝,汝即是吾”……的缔结社群音效www

没有明确说明的部分:本文爱德全程对亮有箭头,亮觉得他是故意的地方还真的大部分都是故意的;“你不应该留在这里。”是当时双方共同的心理活动。


评论
热度(8)
© 千羽in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