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乱中立 无差可逆不拆

× 主营业务 在北极叉海豹

□ 粉丝滤镜 日常厚度MAX

△ 阅读尚可 表达能力低下
 

随便搞搞(就不要在意细节了)

  

“这是……”

 “期间限定装饰。”

 “???”

 

骗更(……)

其实是因为合集只好把两个cp拆开重发。

顺便增加了后来玩的自动上色


5.23是kiss之日!

P站:http://t.cn/R5zrD14 参考:id=46661569




[亮+エド无差]ヨモツヒラサカ伊賦夜坂

<食用说明>

·四十天前拖到现在已经烂掉了的突发梗。

·无法最大限度展现脑洞魅力的残次品。

·难得写双箭头,却几乎看不出来。

·极其异想天开的原作向,如有ooc十分抱歉,爱德视角。


 

从那个梦中醒来之后,他变得难以入睡。

不是意识明晰的失眠,而是抗拒沉睡的恐惧。时至今日,被破灭之光所煽动的D.D.和斋王都已各有结局,爱德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本就如噩梦般的过去在一切结束之后突然固执地每夜造访他的脑海。

虽然在他这个年纪还会害怕并非现实的区区梦境听起来有些可笑,他当然早就不是会因此跑去敲父亲房门的小孩子了。但是抵不过梦魇中的种种痕迹剥开皮肉、深入骨髓,无可否认到了令他心惊的地步。

他明明应该记不住分毫,却清楚得如同回忆。

只要他闭上双眼就能看到那扇窗,诱饵从这一边飘出去,然后死亡从那一边跨过来。他能听到不怀好意的脚步声,甚至能复述出穿插其中的每一句争执。血液的味道开始扩散的时候,他在胸口感到不堪忍受的痛苦却如同坠入深海中一般发不出声音,眼角轻而易举就溢出了水光。

尖锐的碎片引导着冰冷的月光照在他心脏的位置。

爱德知道有什么正从那里生长出来。

那些根茎在他的身体里恣意游走,搅动经脉、捆绑脏器、刺穿肌肤,直到在空气中开出花来,纤细的花瓣和他的血液一样猩红。

仿佛字面意义上撕心裂肺的疼就会使他从梦中惊醒。

而那妖异的花朵并不就此善罢甘休,即便他睁开眼依然能看见它们紧紧围绕在他的身侧。一支五朵,一朵六瓣,丝线般的七缕花蕊像是毒蛇的信子静静吐露。趁着每个他注意不到的瞬间一分为二、二分为四疯狂地向外蔓延。

幸或不幸的是,这是仅属于他的天方夜谭。

鲜红的海吞噬房屋、街道、构筑物,可穿行其中的人群神色依旧,就算他按下快门,若无其事地展示照片,那些石蒜花也只能映入他一个人眼中。哪怕把事情和盘托出,别人或许也只会认为是他睡眠不足精神衰弱到看见幻觉。

但是他并不觉得长时间保持清醒对他的判断造成了什么影响。它们如此骄傲、耀眼、真实,和他自身一样,绝非他神志不清的妄想。如果不是他不正常,那么就是整个世界都不正常了。

似乎就在他这么想的刹那,连人群都变得飘渺起来。他们化为模糊得看不清面容的黑影,是他伸出手也抓不住的水中月亮。

他和他的花被一同锁进了奇妙的玻璃罩子里,而别人的世界就沿着罩子外侧波澜不惊地流了过去。

爱德蓦然想起自己尚在疗养院的挚友,不久之前也被囚禁于其他人无法触及的地方。当初斋王选择了向他递出钥匙,但彼时的他未能拯救知交,此刻大概也拯救不了自己。

况且现在并没有什么罪魁祸首鸠占鹊巢,他究竟要打败谁才能赢回自己呢?

茫然地抬起头,他注意到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那艘熟悉的船。

当他踏进决斗场的时候,十代正在台上和代表交流生的约翰打得火热。前排坐着几个自己能够叫出名字的年级上的前辈,他们转过身发出惊讶的声音,被注视的感觉意外让他觉得很安心。

“爱德你来这儿干什么?”

他像往常一样稍稍低下下巴算是点头,竭力把嘴角的弧度控制在狭小的范围之内,轻轻地却极为欢喜地哼了一声。

经历过白色洗礼的同伴也和别人相同,看不见这片花海。不过若是能够如此继续下去,他不介意假装忘记悬在头顶的隐忧。

可惜这份日常比他期待的更为短暂。

“说起来,爱德去哪儿了?”

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带着电子合成般的失真感,在午餐时分的食堂响起。他本能地想要开口回应,被周围的黑影扼住了喉咙。

“不知道,应该是回去了吧。”

倏尔升起的寒意激得他全身一冷,连手中的筷子也不留情面地穿过他往地面掉去,弯曲的金黄色的炸物摆出八点二十分的表盘那样委屈的样子躺在他看起来仿佛透明的脚下。荒诞的景象让他忍不住眨了眨眼,眼前又只剩下静默的红花挤挤挨挨地在他脚边开满,不留丝毫的空隙。

他夺路而逃,却没有一张椅子一处桌角一堵墙壁阻碍,一切好像都分外积极地想要证明,他已经被真实所抛弃。

爱德明白过来他拒绝面对的不只是那个梦境本身。

“不去吃饭吗?”

经过他身边的十代停了下来。

“今天是炸虾的日子吧?你也喜欢的。”

他愣在那儿说不出回答。这个还能看见他的人显而易见的特殊,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最后的稻草。

毕竟他们并不相同。

他或许已经走到尽头,而那个人的旅途尚未启程。

他下意识地捏紧口袋中的卡组。若是他的猜想没有出错,那么就连它们也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上本就不需要两位英雄使。

缓慢地摇摇头,他独自远离,远离所有的人,无论是世界的救星还是单纯的黑影。

直到他觉得再也迈不出脚步,于是放任自己向后仰天倒下,把那些卡片抽出来狠狠地向上空掷去。石蒜花簇拥着他如同簇拥着棺材中的尸体,而纷纷扬扬落下的卡片逆着光,仿佛一场漆黑的有着葬礼颜色的花瓣雨,将他于此地掩埋。他顺从地闭上眼。

爱德又陷入了那个让他避之不及的过去。如果仔细深究所有的细节,那么每个角落都塞满了绝望。这一回刻骨铭心的痛楚也没能将他唤醒,然后他就看见了年幼的自己,满身血污的无法瞑目的自己。终于使他确信了这个梦境的真意。

要接受它不算难,但令他困惑的是他还是睁开了眼睛,到底还在等什么呢?

花朵长盛不衰。上方的天空深蓝,深到似乎不会再度迎来日出。一切流动都不存在的玻璃罩子里,他很难判断时间。

是数小时、数天还是漫长如数年?

终于他看见了月亮。在这个除了他自己只剩下一望无垠的花田的世界里,他不知等待了多久又一次看见了月亮。它悬在那扇玻璃破碎、半边敞开的窗外,凛冽的夜风把帘子吹成幽灵的形状。

随着他向着月亮走近,那扇窗也在他眼中逐渐扩大,当他到达那个位置时,窗口的下沿竟然没入了花丛之中。窗外是那时惨淡的白光、那时窒息的寂静、那时沉重的血腥、那时冰冷的空气,和他无法解释为何如此鲜活的记忆一一吻合。

或许只要我跨过去就能回到过去的世界。爱德突然这么想到,但连他自己一时也分不清此刻所想的究竟是哪个过去。

于是他一只脚踩上窗沿,刘海被涌来的风纠缠着,不断扰乱他的视线。他能够看到的夜色深不可测,而月光穿透那些深邃来到窗前,气若游丝却如梦似幻,铺开一条忽隐忽现的通路,像是一函愿者上钩的邀请。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一切让他觉得非常轻松,仿佛整个人都能漂浮在风中一样。他变得想要试试看,从这里跳下去,就像涸辙之鱼奇迹般地跳回海中,而他同样回到他应该在的地方。

只要迈出左脚,再迈出右脚;或者反过来;又或者在心里默数三二一,然后一起。

他大概能够猜到在窗子的那一边会发生什么。是真正的死亡还是再次的死亡都无关紧要,他只是想要离开这一边,离开这个对他人来说已经不存在爱德·菲尼克斯的世界,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从现实中消失。明明没有什么值得眷恋的,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站在这里犹豫。

小小的逆向气流把此刻凝固成墨紫色的花瓣卷进月亮浅薄的光辉里。

真是奇怪啊,这个花田里也会起风吗?

“爱德——!”

……好像是隔了多时没听到过的,别人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他缓缓收回前倾的身体,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转过头。那是他熟悉的长风衣,没有镶边勾勒出轮廓恐怕轻易就能融入四周的黑夜里,绿松石色的长发随着喘息的身体微微晃动。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本来以为自己会忍不住问出的话,却被对方先喊出了口。

“我在联盟的赛程安排上没看到你的名字,奇怪的是不论问谁都好像根本不认识你,最后是十代跟我说他似乎记得你在岛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早就死了。”

低声的回答仿佛速溶的叹息,轻易就被庞大的沉默吞下。他感到浑身的力气都被这句话带走了,像脱手的气球一样任凭窗外的夜风拉扯,摇晃着就要向后倒去。可是花茎折断的刺耳响音证明亮正往这里跑来,然后他感到冰凉的手臂上传来一阵暖意。

尽管他的上半身大部分已经被月光笼罩,但亮还是及时拉住了他。

“不要胡言乱语。”

如果是就好了。爱德这么想,因为浸满心脏的苦涩微微皱起眉头。

这个距离下他没有余地躲开对方过于尖锐的视线,但要他好好回应那其中蕴藏的疑虑与质问同样太过困难。

月色点亮那双玉石般温和却又坚硬的眼睛,如同锋利的匕首直抵他的胸口。睁开眼就困扰着他的疑问在这一刻被干脆地一刀两断。

那个答案几乎足以使他重新相信命运。

——我在此间徘徊,只是因为还未见到你。

闪过这个念头的瞬间似乎就连身后的风也读懂了他的心意,骤然加快流速的空气像是无形的触手不留缝隙地缠绕住他全身,只有鞋底和窗台之间的摩擦力还在近乎徒劳地抗争,输给暴风的漩涡大概也只在瞬息。

西装外套光滑的布料缓慢又切实地从那只握住他的手中溜走,终于变成直接与他的手腕肌肤相贴,更胜之前的热量甚至让他产生了烫伤的错觉。

“放手。”

亮没有理会他,再向前一步,伸出另一只手成功在狂乱的夜风中抓住了他的肩膀。那几乎要将五指嵌入他骨髓的力度带来清晰的痛觉,代替那个沉默寡言的人尖声叫嚣你还活着。

“你认识的我不过是场幻觉……”

他的一只脚已经退下窗台,踩到那条光路上去了。距离因为他的重量扯着那个人一同坠落只有一线之隔。

“我叫你放手啊,亮!”

“如果你没有再一次杀死我的勇气,就不要指望我会放手。”

令他怀念到害怕的温度向全身蔓延,被烧得宕机的大脑终于回过神来时,爱德意识到亮抱住了他。本能想去推开对方的双手,因为这句话停在了半途。

现在他们两个人都站在月光之下,那个狭窄的边沿上了。

“为什么……”

头轻轻倚在他的肩膀,亮靠着他的耳侧开口。

“因为我做不到看着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那声音是过分严肃凶狠的楔子,精准地扎进他的心中。

“那个时候我每天想着必须要再去见你,才在那个地狱里活了下来。因此再会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已经不需要什么复仇,即便……可你同样救了我的命。”

响起的每一个字符每一个音节都牢牢牵扯住他,足以和身后的引诱相抗衡。

“如果你不存在,那么现在的我也不会存在。如果你选择死亡,那么我也一样。”

怎么可以一样,怎么可能一样。

“你没必要为了我这个亡灵一起送命!”

他不是活着的人类,是不知离去的幽魂,是执念深重的梦影,不是现世的真实。

他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陷入沉默的几秒,爱德感到抱住他的手有些颤抖。

“难道你要在此向命运低头吗?”

这个问题像是最后的告别,无奈而又失落,他忽然不甘心起来。

“还有别的选择吗!你不要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敢的胆小鬼!可能的话……”

灌进来的空气强行压下了他的嘶吼,甚至把这个停顿压得如同呜咽,眼泪在他想要阻止之前就难看地流了下来。

“可能的话我也不想死啊!”

好像求援一样,他将一直悬空着无处安放的双手贴在了亮的后背上。耳边传来他不曾预料到的柔和笑声。

“这不就是你活下去的理由。”

方才还寸步不让的风刹时就停了。拔河中即将胜利的那一方松开了绳子。

于是因为没来得及收回的力,他们彼此相拥着倒了下去,向着爱德的前方,亮的后方,窗子的这一边。

鲜红的石蒜花从他的视线中撤退得干干净净,仿佛不过一场海市蜃楼。

现在他的眼前,是无关他的过去的,他的未来。

“我回来了。”

盛满花海的窗,悄然阖上。

 

◆终◆


<有点长的自言自语>

 

◆标题ヨモツヒラサカ的汉字写法是“黄泉比良坂”,伊賦夜坂算是(?)它在现世出云境内的名字。写成这样是怕标题就剧透。

比良坂是日系传说里人间通往黄泉的第一段路。描述成一片花海是参考了上条明峰老师在《鬼眼狂刀》里的设定。

◆脑洞诞生的理由很简单。“复仇是我活下去唯一的理由”是一个avenger职阶(…)里很普遍的观点,但明明结束了复仇第三季还是能看到爱德保持着他过头的热情,帮忙寻找掉进异世界的学院……这孩子心态究竟为什么这么好啊??

想到之后决定重新参考一下原作,发现107之后连着两集都有弹幕问爱德去哪儿了。(虽然确实有交代他只是给宝玉做了场临时解说,)就忍不住顺着这个思路扩展了一下。

◆我十分不擅长写这种时间线很模糊但对画面感要求极高的文,中间让爱德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的那段尤其不满,但是不想再跟它耗下去了于是就此作罢。上一次这样写的还是三年前的樱流,一句话就能说完的情节要写出几千字的象征意象和心理变化……真是种折磨。但偏偏这个梗只能这么写。

◆觉得自己喜欢的cp一告白就好像ooc也实在让我很头疼。亮所说的最关键的话最初写的是“我会成为你的理由”,我很喜欢这种自信、坚定、甚至强硬得不征求对方的意见的誓言,但左思右想爱德不是那种能够接受把自己的人生丢给别人,为了别人活下去的人。也考虑过直接写“我喜欢你”,然后我自己先噎住了不知道接下来该回答什么才好。

由亮宣言“你也救了我的命”也是我个人非常主观的判断。最根本原因在于我并不是很了解亮(或者说主要是凯撒)这个角色。

◆关于双箭头:亮→爱德这次难得写得比较明确了。另一方面正因为爱德本身不希望亮忘了自己,才给了亮仍然能看到他的可能。

当然亮也是看不到花海更看不到那扇窗的,在他的视角里大概是爱德往悬崖边上走这样的景象。


查看全文

看到凤凰和未来融合在升级奖励,我就满脑子的“告白三连+求婚”


可能玩过TF3的小伙伴会比较懂为什么我觉得最后的“未来融合”像求婚,如果曾经有幸在游戏的npc卡组难度最高模式下碰到过职业部两位打tag,就能体会到双重未融糊脸的快乐🤣

我宣布有官方cp图可以磕了x

两个人的技能好像都是拿一张融合加一张字段怪……然后我就又被奇美拉糊脸了😂

[亮+爱德]只身一人的英雄

※算是对最早那篇HERO的……扩展?

※亮视角,试着从亮的角度寻找箭头。

※对原作剧情有改动。

※写完感觉跑题了(??)



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天使从夜空降临。

随着清脆响声碎落的玻璃在少年身后展开,如同一双羽翼。

为什么?

虽然仅仅是仿佛错觉的刹那,亮瞥见的那张侧脸上凝固着如同苏生的死者一般可以抛却一切的决意。

难道,你也见过地狱了吗?


事情尘埃落定之后,他才知晓自己看见的是某个拯救世界的传说中微不足道的一页。

即使赌上再多的筹码,少年最终也并没有赢得奇迹。


*


打开门之前转瞬即逝的好奇里,亮完全没有想到爱德的名字。但银发少年偏偏像个一点不令人惊喜的意外出现在那里。

“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尽管对这句话的主语和宾语是否正确都抱有疑问,他还是咽下了困惑,然后就听到了如同再一个传说掀开序幕的故事。

“由你来跟约翰决斗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所以拒绝也没有关系。”

猜不透他的目的,又或者说猜不透他的理由。爱德似乎把他的沉默当作了否认,不再多说只是站起来转过身去,刹那间略过的侧脸上过分认真的不带笑意的表情让他觉得有些陌生。

“……等等。”

少年收住脚步,回过头就像恶作剧得逞一般勾起嘴角,“前辈果然不是会对此置之不理的人,我在岛上等你。”


真是个演技出众的骗子。

他甚至无法断定,说谎的究竟是笑着的少年还是不笑的那一个。


*


“你还没有离开?”

浅色的人影逐渐靠近慢慢变得清晰,

“前辈已经是毕业生了在这里没有住的地方吧?我的船或者我的宿舍都可以借给你哦。”

“别光说我,你呢?”亮垂下视线,身高差让观察对方的眼神变得很困难,“半夜散步?”

“任凭想象。”

爱德站在他身侧没有离开的意思。寂静随着月光缓缓地在空中流淌,远远地有被草丛遮掩的脚步声隐约传来。

“还有什么将要发生?”

他试探着问出口。

“跨越时空的彩虹之桥,这么美丽的友情戏码怎么能够以那个人的失踪作为结局……如果是他的话。”

声音仿佛没入水中一点点沉下去,少年有些恍惚地望着听到响动的方向。而亮注视着他的侧脸。

什么啊,那副表情分明是想说,如果你是他的话……


*


异世界异于寻常的部分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多大麻烦,只要对手不一时兴起要求组队双打。

最开始他对一副小少爷模样的爱德并没有什么指望,不过看对方毫不迟疑地把卡拍出来指挥精灵们探路找材料生火做饭的样子倒是适应得飞快。

“没想到……你挺让人意外的。”

“哦——”

聚集枯枝烧起的营火在少年脸上投下一片闪烁不定的光,

“前辈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啊?”

“什么样……”

为这个没有考虑过的问题亮沉思了一会儿,

“……是个好人吧。”

“那算什么啊!”

不知道怎么就被戳到笑点的爱德眯起眼抱怨着,过了好久才恢复平时一本正经的表情,移开视线凝视着地面的深蓝眼瞳里只有和方才截然不同的悲伤,

“我不可能是‘好’人的。”


*


他对听到回答并不抱希望地把为什么问出了口,但少年一如既往出乎他意料地倒出了自己的回忆,平淡地像讲述一个睡前故事。

“有时候我觉得,我或许就是‘灾厄’本身,会把周围的人,全部卷入‘不幸’之中。”

单独听起来如同妄想症的发言,亮在知道了事情戏剧般的全貌后却几乎无言以对。

明明想要成为英雄。

“前辈也和我保持点距离比较好哦?”

明明竭尽全力地去挽救了。

“不过都被说成是‘从地狱归来’,估计也不会比这更不幸了吧……”

明明那么拼命地在被一而再背叛之后仍旧选择伸出了手。

……这就是你的地狱吗?

“我从来没有觉得,输给你得以重新认识自己这件事是什么‘不幸’。”

像是想要撕下少年脸上依然保持微笑的面具,他站起身同样向火焰对面伸出了手,

“而且,今后也还是请多指教了。”

转瞬即逝的讶异过后,爱德反而加深了笑意,仿佛对让他的期待落空这件事格外热衷。不过——

“你才真的是……好人呢,亮。”

少年并没有拒绝握上他的手。


*


那个身影背对他们站在前方,第一次让他感到瘦小得不足以遮挡住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而伸展到极限的双臂却和少年本人一般倔强,似乎试图保护好他们每一个人。

“快逃吧!”

拖拽锁链的声音,岩壁剧烈的振动,决斗盘上倒数的数字,不论哪一个都无情地宣告了胜负。还能改变的,只是陪葬品的数量。

劝说别人离开做起来很干脆利落,让自己迈出脚步亮却有些迟疑。目标尚未达成,他所认定的旅途的终点自然不是这里。但对那个人来说呢?

“……他们,并没有想要被谁拯救。”

心中的自言自语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我知道的。”

“即使如此——”

“这个时候就别嘲笑我了吧?”爱德带着叹气的笑声在周围混乱的杂音中传来,“对啊,只是我自以为是而已。”

“不……无法对此视而不见不是什么该被嘲笑的事。”

“但是固执地去扮演这种不被人需要的英雄,你难道不想再强调一遍我很孩子气?”

“想做就去做吧。”他朝着那个背影靠近一步,“你不是一个人……”

“我就算是一·个·人也完全没问题。”

少年终于回过头,露出他所熟悉的笑脸,

“亮,大家就拜托了。”

你不应该留在这里。


命运的女神为什么从来不对这个人微笑呢?

淡金的光点渐次飘飞而出,向深蓝的夜空中归去。

那一瞬间,他好像听到了什么碎裂的清脆响声。


-fin.-


【自言自语】

互相有了好感的第一步是互相发卡以示友好(笑),习惯了这俩没什么恋爱感某种意义上好像也挺可爱的。

请求协助那里,本来想放一段“我?”“你。”“你?”“我。”的傻乎乎对话www太占篇幅了就省略了。

写到“什么碎裂的响声”我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了“吾即是汝,汝即是吾”……的缔结社群音效www

没有明确说明的部分:本文爱德全程对亮有箭头,亮觉得他是故意的地方还真的大部分都是故意的;“你不应该留在这里。”是当时双方共同的心理活动。


查看全文

亮爱&爱亮倾向脑洞、小段子、paro合集③

2017/10-2018/4


上次重复了两条又漏了一条我懒得重新编辑了就这样吧(目死)

因为时间跨度长(?)画风前后相差有点大我决定把附赠的放在前面……



附赠:

01

真的决斗者连抽卡都是自己决定的!——被说了有本事抽张银幕出来之后毫不犹豫一包就拆到了的艾德。  


02

吸血鬼姐姐你变个玩偶还能把裤子搞没了()噫——  


03

我跟你们讲,绝代佳人hhhhhhhhhhhh  

(友情提示爱德的姓的官方拼写是phoenix,并不是这个)


---以下正文(?)---


01

凯撒来叫他起床的时候完全没睡醒的爱德拽着他各种撒娇打滚蹭来蹭去就是不想起,然后万分不情愿地清醒了发现门口还站着一堆围观群众……

变得一脸想死hhhhhhhhhhh  


02

爱德觉得自己虽然没有直说但已经暗示得足够明显了。所以被朋友当着他们两人的面问起“你和凯撒是在交往吗?”的时候也毫不迟疑地回答了“是。”结果站在身边的人不知道是在犹豫什么,比他慢了半拍才跟了一句“不是。”
Excuse me?
皱着眉头满脸疑惑的爱德转过头准备瞪他一眼正对上亮满脸惊讶地看过来,于是气鼓鼓地改口道“不是!”
“是!”没想到对方这下子反应倒是很快。
唉……人生啊,怎么连谈个恋爱都如此艰难。


03

在爱德离开之后亮才意识到自己对他挺有感情的。少了个人前人后都跟在身边的尾巴他居然相当不习惯。甚至这种感情一涌上来,自持冷静的帝王都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给对方打了个国际长途——在没有计算时差的情况下。
然后还直接忽略了电话那端含糊到听不清的喂说了句“我有点想你了。”就心满意足地挂断了。
莫名其妙被吵醒大脑运转速度只有平常十分之一的爱德在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之前就抓着手机再次睡死过去。
直到第二天夜里,或者说第三天凌晨——
“你自己亲身体验一下!这种时候听到什么都不会觉得高兴的!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笨蛋啊!?”


04

我流人物解读。

爱德虽然把命运挂在嘴边,但其实他完全不相信随机和偶然的吧?

他相信的是决定好的走向,安排好的计划和能够掌控这些的自己。

就连观众看在眼里的意外,他也能编出目的和理由。

这样的人,在悲伤和绝望的时候,连奇迹都不会去奢求吧,因为他事先根本不会留下奇迹插足的余地


スペシャル おまけ

浪费食物play(??)


亮有些想不通爱德为什么突然孩子气爆发地非要把那颗糖从他手里抢过去,于是用一脸平静的表情掩饰着好奇心,盯着对方撕开包装,用两根手指捏出那颗半透明的圆球,慢吞吞地送到唇边,再整个吞进口中,还好像意犹未尽般舔了一下指腹。

爱德是故意的,对亮的视线他很是敏感,只不过他会错意地以为对方是因为对他抢走的这个战利品十分上心,才一直没移开目光。这么想着,他用舌头将糖果重新向外推出来,夹在齿间,转过脸去对亮摆出了炫耀的神色。

已经整个沾满唾液的小球,在嘴唇中央微微闪着光。亮在心里暗自吐槽这个人对自己的诱惑力究竟有没有自觉,皱起眉头的同时悄悄咽了咽口水。

只看到他表面反应的爱德,对小小惹恼了他心满意足,伸出舌尖将糖果裹住勾回嘴里。

这个动作彻底点燃了亮的欲望。而爱德对此丝毫没有察觉,在能够抵抗之前就被亮拉进了怀里,对方不由分说地吻住他,舌头钻入他的口腔,向他方才做过的一样向那颗糖果裹去。

输给我了就明抢你也太过分了吧?不服输的脾气被激发出来,爱德没法开口说话就在里面开始了反击,同样追着被对方舔走的小球将舌头探入亮口中。

这个奇怪的吻持续了多久,大概双方都没法说清,纠缠的唇舌终于分开的时候,引起事端的糖果已经不见了,只留下满满的甜香。

“你在做什么啊……”

还在喘着气红着脸的爱德一能出声就迫不及待地埋怨。

亮松开拽着他手臂的手顺势从衬衣下摆伸了进去。

“是你先挑衅我的。”


----------------------

然后忍不住想说点很私人化的看法吧……

关于亮艾之间的关系,我是几乎没法感觉到♡那种恋爱感的,甚至连+那样的combination,都得加个“特定环境下”的前提。

不如说是亮←艾。

艾德对亮来说无疑是必需的。他是剑、是钥匙。没有艾德就不会有那个仿佛灵基再临(。)了的亮。但反过来并不是。虽然被嘲小孩子这点很戳人萌点,我还是觉得艾德是个心理很成熟化的角色,或者说,是自己能够很好地应对自己的人(命)生(运)的那种。也就是更多情况下显得是他在引导别人,而别人能对他造成的影响实在有限。

所以说到他们之间关系的维持因素的话,我觉得只能靠艾德这边去单箭头了……且不说那边有没有箭头,就算有,感觉对艾德的意义也不大()


查看全文

一个因为画力不足从全身变大头的悲催故事(。
关于莫名被一致认定怕冷的亮在冬天会抱着爱德取暖不撒手hhh
(明明是冬季怕冷设定却都没有画外套呢……请当作室内取暖设备很管用。)

梗见2P

差不多算冥婚了x

画出来总会发现我只有脑洞这个可取之处了……

群内脑的狼亮和狐狸爱德。
顺手打了草稿又顺手画完了……
事实证明上色不如线稿线稿不如乱搞orz
继续宣传社团活动接头暗号:438410068

正好还有张新图没发
发个社团活动接头暗号x
438410068
欢迎同好来一起开脑洞qwq

© 千羽in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