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本命生快!

- 发粮时间基本在二十二点以后 -
----------------------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ask:@yuki1000feathe1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 涉推。FGO天草推
【特别声明】
明弗已出坑转黑。不会再产cp相关。现在单推公明。因为TOR关注我的可以散了。

希望之地(希望の地へ)151-175

食用说明参见→(001-025)

前篇→ (126-150)

 

 

151  

整天躺在病床上是非常无趣的事。

之前闭上眼一觉睡大半天的时候还好,自从能够在早上醒来,时间就显得漫长了许多。

我尝试着坐起来,感觉不坏;

之后伸脚去够地面的时候腹部的伤口和走进病房的鸣海一起抗议,弄得我差点摔在地上。

“别吓我啊。”

“谁吓谁啊!”

“试一试又没关系。”

“……身体极限和个人意志是两码事。”

没有理会他,我集中精力在自己这边……一点点放开床边的扶手,好,没问……等等!

在彻底失去平衡之前我慌忙把手撑在床头柜上。

“你给我躺回去!”

被气势汹汹走过来的他拽回病床。

——鸣海这么生气挺少见的……啊,好像我刚才随手一扶打翻的那杯水倒在他的书上了?

·

·

152  

站在床头柜边上,就能够看到窗外楼下的风景。

生机盎然的绿色可比病房的样子让人舒服多了。

听到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我回过头。

“啊,好久不见,香介w”

“好久不见……”说了一半,他看向鸣海,“还真是活力十足呢。”

“我跟你说了吧……”

呃,说起来香介在这里的话——

“今天……已经周六了?”

整个房间突然陷入了沉默。

“我的意思是,一周没打扫家里要积灰尘了耶(´・ω・`)。”

“……你到底有没有身为伤员的自觉。”

“有香介在嘛。”

“我是好心来看你的不是特意来被你使唤去做事的!”

“但是你不就是这种角色担当么?”

“劳碌命呢,香介。”

“连鸣海你也——!”

·

·

153 

那时候想的,其实并不是那件事。

已经一周了呢……

但没办法在那种状况下说出口。

——嗯?有人过来?

我坐起来看了看手机,接近零点了。

“这么迟了,你还醒着啊。”

出现在门口的是把我丢给香介消失了一下午的鸣海。

“站在那儿跟我说话的人难道睡了?”

“听起来心情真的不好呢,香介拜托我再来看看是对的。”

“……呵。”叹了口气。

“也许这么说不太好,”他坐在平常的位置,“看到你笑不出来的样子,反而有点安心了。”

“你跟我有仇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

“开玩笑啦w”我冲他摆摆手,“你看,安慰我这种事情交给我自己就好w”

“那我只负责把他找回来?”

“可以的话这个也交给我!”

·

·

154

“お~は〜よ~う~”

按照清隆的指点,顺利来到了调查组所在的地方。

“我哥他还真是好心啊。”

一见到我,鸣海又是扶着额头摆出一副头疼的表情。

“不是说了想也来帮忙找找看嘛,就拜托他了。”

“……你怎么不多消沉几天呢。”

“你真的跟我有仇吧。”

“我是觉得,你不用勉强自己。”

“哎?没有啦。”

“没有?”

一瞬间,我觉得他看过来的眼神像是把我彻底洞穿。

啊啊,鸣海你真的就这点可怕得不得了。

“当然。只要艾斯能平安回来,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这种程度怎么能算勉强呢。”

我习惯性地笑了笑。

哪怕是……

死。

·

·

155 

鸣海叹了口气,转过身移开视线。

“别想着死。”

……果然被看出来了。

“也许我说的不对,但比起你拿生命去冒险,他更需要的或许只是你活着。”

“躲在安全的地方等下去?抱歉我可做不到啊。”

我双手一摊,

“要是对此能袖手旁观,我也不会把自己弄进医院了。”

“就是这种事才需要你勉强自己去做。拉塞佛德现在必然也要忍耐着威胁寻找活下去的办法,也请你相应地忍耐一下不要轻易死掉。”

“听起来好像我要自杀一样……”

“你就是在这么做。”

还没说完就被他干脆利落地打断了。

“有意义的死亡之外,还有有意义地活着可以选择。除了你自己,真的没有人希望你死。”

·

·

156

……是么。

我一直以为迫不得已要站在悬崖边上的时候不如放弃一切去面对,其实不过是我自己一步步走了过去画地为牢么。

除了死亡之外,充满希望的道路,也是存在的吧……?

尚不及完全理清头绪——

“收到……能接收到信号了!”

几乎同时,我和鸣海转向屏幕。

闪烁的光点简直让人随着它心跳加速。

“我要和警方一起过去!”

“都说了……”

“不会死的。我向你保证,我不是抱着'死了也可以'那样的决心说出这句话的。”

他直视着我的眼睛,沉默了几秒。

“好吧。那我也一起。”

“哎?”

“总觉得没法完全放心。”

“鸣海你意外是个好人嘛~”

“……不要给我发卡谢谢=_=”

·

·

157 

站在那个房间门口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几乎已经不能思考。

信号出现的地点是大学的实验楼。

但途中的时候它突然消失。

等我们到达的时候对方已经撤离了大半。

——显然警方有人泄露了消息。

墙面上沾着鲜红刺眼的血迹,留下缓缓向地面爬去的痕迹。

……

就在不久之前……

艾斯还就在这里……

“往好了想,至少你没看到尸体。”

鸣海小心地在现场勘查着,

“他们带走他,肯定还是会找一个相等规模的实验室或者研究所。

离这里三十分钟车程内的这样的地方应该不多。也就是说……”

“还好我来了。”

嗯,往好了想。

“现在警方不可信,能立刻按这个线索去找他的只有我们了。”

也只有,这最后一次机会了。

·

·

158

“……虽然不想承认,你说的好像是对的。”

站直了身子的鸣海走过来,把手搭在我肩上。

“不过,真的‘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找到了也无济于事吧。”

“不要给人希望之后又擅自否定它啊……”

“这是事实。……今天之前没有参与行动的人员,姑且还是可以信任的,不然我们根本没有发现信号的机会。”

他拿出手机,

“总之,先找到可能的地点。”

“必须冒险和警方合作啊。那在消息再次泄露之前,赶到那里就好了吧。”

“什么意思?”

“我们先过去,确认了之后再通知这边。”

“拖住对方?你一个人可以么?”

“交给我吧(ง•̀_•́)ง”

“那走吧。”

“啊?”

“雏乃效率很高呢。”

他举起手机——是地址。

·

·

159 

“先想办法潜入监控室吧。根据雏乃给的平面图,应该就在一楼。”

“是呢,不然在这幢楼里也很难找啊。”

一边带上鸣海递过来的无线耳机,我一边看着手机上传过来的资料。

 路上过来大概用了十二分钟,在警方赶到之前撑过这段时间,我想没问题。

“你自己小心点。”

“知道啦,不能死的意思对吧?” 

在再见他之前,我当然不会允许自己死掉的;

在那之后的话,就让我偷懒地把自己的生命拜托给你吧,艾斯。

只要是你的愿望的话,我也能够为了你

—— 活下去吧。

 “各位,晚上好啊~啊不,这个晚上对你们来说好像不太好呢(´・ω・`)”

·

·

160 

手肘猛地磕到墙上,整个左臂都发麻起来。

虽然最多两三分钟就能恢复回来,现在还是希望麻烦越少越好啊。

把倒在身上的尸体推出去挡住正对面的枪口,解决掉侧面的进攻再反身回来……

行动起来总觉得身体有点跟不上大脑的反应速度。

——伤口的原因么?

“不行的话就先回来。”

耳机里传来留在监控室的鸣海的声音。

“你觉得现在是说声‘啊,抱歉暂停休息一下吧’就能强行stop的状况嘛?”

“做不到么?”

“不可能撤退得出来吧!就算是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类啊!何况现在还是个没有得到出院许可的伤员!”

“……抱歉帮不上忙。”

“没有你我也走不到这里,说这些不如祝我好运吧~”

“ご武運お。”

“有難う。”

·

·

161

目之所及,走廊里除了我已经没有还可以动的人了。

不过……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一手支在墙上,差不多把身体一半的重量都压了上去,双腿一点都不想再动了,温暖的血液沿着它们往下滑的感觉现在显得无比清晰。

衷心感谢警方至少把一部分人拦在了上一个现场,不然我的状况只会比现在更糟糕吧。

“卡诺恩,趁现在回来。”

“嗯?”“走廊那边有人过来了。”

“……警方到这边还有多久?”

“呃,三分钟以内。”

“那就没事……等他们来汇合就好了。”

我推开墙重新站好。

“卡诺恩!”

“别吵啦~打架的时候我可不想分心。”

伸出手按掉了耳机的开关,

“不要阻止我到他身边去啊。”

·

·

162

这个身体已经运转地接近极限,再回医院少不了要被狠狠抱怨。

有几次我都觉得自己要躲不开,却还是被本能拖着动作起来。

再次靠在墙上,不由自嘲地笑笑。

像我这样对自己的生命不怎么在意的人,没有条件反射的自我保护机制,早就不知道死几回了吧。

不过,又到最后一个啦w

抢先打掉他手中的枪,结果同时不小心脚下失了平衡只能任由自己被地心引力拉着往地上摔。

半空中转过身来时看到对方拔出匕首砍了过来。

只能硬接了……

我抬手迎上去。

然而在接触到刀刃之前——

突然有什么在走廊里爆炸开来,猛烈冲击逼得对方向后退去。

随着巨大的响声弥漫出的烟雾中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

……谁?

·

·

163 

碎屑灰尘渐渐落到地面。

大脑正常工作着,劝我比起确认身份不明突然出现的人,应该先趁这个机会解决确定是敌人的那位。

但是……

银发。

在缝隙中看到这个色彩的那一瞬间我再也没办法移开视线。

然后是蓝色的眼睛。

这下子连大脑都罢工了。

艾斯。

我撑住地面试图重新站起来。

艾斯。

不知道是笑好还是哭好,有眼泪流下来,但我忍不住扬起嘴角。

艾斯。

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什么都无所谓了,只要我在这里,只要能看着他就足够了。

艾斯。

他没有看过来,举着枪指向那个最后的对手。

艾斯。

在心里已经喊了无数遍,却哽住了喉咙发不出声音。

艾斯。

向前迈出一步,我张开双手。

——“……艾斯!”

·

·

164

“砰——!”

难得觉得枪声也这么悦耳。

最后的对手倒了下去。

他转过头来,像是慢动作一样,发丝划出一道漂亮的光,看向我的眼睛怔了怔,大概是我现在的样子让他需要花一点时间反应。

——然后,露出笑容。

“卡诺恩。”

枪从他手中落到地上。

双手也随之垂下去,抵住墙壁之后,艾斯也站稳了向我走来。

“你还……真是狼狈啊。”

我低下头,身上满是伤口和尘土。

“啊……我也没想到。话说……你不也是……”

头发上衣服上都沾着大片大片的血色,深深浅浅,也分不清到底是新的还是旧的,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不过……还活着啊。”

“当然咯。你才是……还活着呢。”

“嗯。”

“真好……真好。”

·

·

165

地面上摊着的人和石块都好碍事。

本来就走得不快,还得艰难地寻找合适的落脚点。

还差几步的时候艾斯直接向我伸开的双手之间倒了过来。

好好把他接在怀里,代价是我自己也保持不了平衡摔坐在地上。

——弄出的响动听着很疼。

不过痛觉已经有点麻木了……

身体的温度也异常得低,而现在靠在我胸前的这个人,竟然显得比我还要冰冷。

我们两个身上,只有从伤口流下、汇聚在一起的血液还带着暖意。

“艾斯?”

几乎不能确定他真的还活着,我开口叫了一声。

“嗯?”

“……呃,刚才那个爆炸,好厉害啊。”

“哦。”

“你弄的?”

“嗯。”

“话说万一炸到我怎么办?”

“我会记得给你扫墓的。”

“喂……”

·

·

166

“我扔的明明是走廊那边……”

“嗯……不过杀伤力蛮强的……”

我看看前方还能喘气但也就只能喘气的对手们,

“哪儿来的?”

“阿摩尼亚水……还有点别的……”

“这也行?”

“我也只是试试。”

“哈哈……‘赌一把’么?好帅啊……我就是喜欢这样的艾斯啊~”

“……”

“艾斯?”

“嗯。”

“我喜欢你。”

“……这种时候……”

“这种时候也好,其他时候也好,我都喜欢你。”

“哦。”

“艾斯?”

“听到了。”

“最喜欢你了~”

“嗯。”

眼前渐渐黯淡下来,声音也微弱起来,

在无法成言之前,在永远的沉默之前,在后悔之前,想要传达给你。

“愛してるよ、アイズ。”

他微微动了动,抬起头对上了我的视线,

“我……”

·

·

167

……让我听完啊。

“人生第一次告白因为昏迷了所以不知道对方是答应还是拒绝了”简直人间惨剧好嘛!

再怎么抗议,我醒来时看到的果然是如同写着“没错,欢迎回到医院”的一片雪白。

啧……

“已经醒了?” 

几乎就是之前那段时间的翻版,鸣海关了门走到病床边上来。

“还是你啊。”

“我也不想总是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好消息。”

“拉塞佛德跟你一起被带回来了,外伤不严重,不过现在还在ICU观察。”

“……你怎么定义‘好’的?”

“坏消息是你错过了期末考试,学校来信让你准备开学补考,或者你可以直接选择留级重修。”

“……这可真是坏透了_(:з」∠)_”

·

·

168

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到鸣海偶尔翻书发出的“刷啦”声。

盯着天花板,树影的移动慢得肉眼几乎不可见,把上面的裂缝来回数了三遍,得到的数字还全都不一样……

“……好~无~聊~啊。”

“所以说让你休息一下睡一觉。”

“那才不是闭上眼睛就可以了的事。”

“到底哪儿来的精神……明明伤得那么重。”

“想元气满满地去看他(´•ω•`๑)”

“你以为我是闲着没事才待在这里么?”

“我以为你在这儿是为了看着我别到处乱跑。”

“……”

“但是,还是想去嘛。”

“要是你觉得自己走得过去那我不拦你。”

“好咧~”

“喂。”

“呜啊——!说好不拦的!”

“……我就不该指望你有自知之明。”

·

·

169

“果然在这里啊。”

站在ICU病房的窗前,我听到走过来的鸣海的语气一股来抓人了的感觉。

“不是说了我自己走过来就可以嘛。”

“护士小姐在找你。”

“让她等一下啦。”

“看着也不会有什么用的。”

他站到我边上,

“‘刚好醒了’的情况只属于小说情节吧。”

“我们的经历明明连小说也比不过……啊!艾斯!”

似乎看到他眨了眨眼,我趴到了玻璃上。

“喂、喂,真的假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视线,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缓缓地向这边望过来,嘴唇也微微动了动。

ミ、ズ、シ、ロ、ヒ、ズ、ミ。

……水城火澄?

“——我去打个电话!”

鸣海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呃……感觉我又一个人被丢下了T^T

·

·

170

艾斯……是想说什么呢?

 一边思考着一边被后来赶到的护士小姐拖回了病房。

这种时候,应该很重要吧。鸣海也很着急的样子。

——会和之前一系列的事件有关么?

水城火澄……

绑架、研究所、实验室……

大量的研究人员、不专业又不要命的行动方式、刃计划的支持者……

——难道他们的目标,是水城刃的基因!?

因为执著于追随着那个人,就像是疯狂的教徒一样想要重新复活一度被视为“神明”的本人么?

当时没打我的主意大概是发现难度太高了?

这可真是……

我们这位共同的父亲……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啊。

哎,有的人他死了,还不放过好好活着的人눈_눈

·

·

171 

直到第二天鸣海才再次出现在医院。

“没事吧?火澄那边。”

“啊……他的个人资料现在也是严格保密的,就算有漏网之鱼也没那么容易弄到手。”

“那就好啊。这种事情可不要再来一次了。”

“嗯,无论如何。”

“……怎么感觉你还是一脸沉重啊?”

“呃,姑且也去提醒了一下本人,结果他说‘比起这个,好久没见你了我请你吃晚饭!一起来吃烤鱼吧!’……怎么说,看起来一点没有危机感啊。”

“嘛,火澄的话确实……所以你昨天没回来是去吃烤鱼了?”

“……被他硬拽去的。反正回来也迟了。”

“啊~不错的借口呢。”

“什么意思?”

“鸣海君的弱点get√”

·

·

172

“对了,我哥听说你很无聊让我把这个带给你。”

“哦?”

我从他手中接过来。

……调查报告?

这——

是什么啊——

“……估计现在处于过度的疲劳的状态。”

“因为外伤失血所以有轻微的脱水……”

“注射了数种神经药物……”

“……剂量控制在极限值以内。不过也不排除造成永久性损伤的可能……”

真的……全部是!?

“怎么了?”

大概心情反应在了脸上,鸣海问道。

注意力集中在眼前冲击性的事实上,我无法回答。

他从我手里抽走文件翻了翻。

“……清隆也真是。”

“就这样艾斯他还活下来了?”

把十指狠狠都攥进掌心。

“不如说,即使这样他也活下来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

“你别太小看他呢。”

·

·

173 

或许那天跑去ICU那边真的是折腾过头了,连着几天醒来时都已经中午。

鸣海毫不留情地评价说“你再多试试可以直接搬过去”。

……其实我觉得这主意不错。

今天睁眼没看到他我以为终于起得早了,清醒了一下想起来他说过期末考试去了,清隆会另外安排人过来。

那家伙会找谁啊……

张望着转向另一边,隔帘不知道什么时候拉上了。

这里也会有人搬进来?

没忍住好奇心,我小心翼翼地下了床绕过去看。

银色的发丝柔软地散开在枕头上,像是窗外的光芒一路流淌过来。

胸口微微起伏,似乎能听到他安静的呼吸声。

画面美好得像是梦境。

“艾斯……”

这安排真是……让我完全没办法再踏出这病房一步了啊。

·

·

174

再一次被护士小姐强行拖回病床。

她熟练地拆针头挂上点滴,我就愣愣地看着隔帘出神。

“看什么呢。”

“他……没事了?”

我指了指边上。

“具体我不清楚,你可以去问负责的医生。不过既然已经从ICU转到这里,不用太担心。”

……不,我很怕这不是医生的意思是清隆又胡闹了什么啊。

“帘子,能拉开么?”

“这得你们两边都同意,等他醒了……”

“拉开吧。”

被隔帘一挡这声音显得更轻了,几乎弱到没什么气势,但是又简洁清脆得仿佛不可违抗的命令,充满了力量。

一听便知的风格。

隔帘被刷啦啦地推着重新堆到了一边,我的视线落到他看过来的眼睛里。

——真的回来了呢,我的艾斯。

·

·

175
“艾斯……?”
他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床单,隐约能看到缠着纱布的手心在上面留下浅浅的水渍。
“艾斯?”
得不到回应,安静得能听到有些急促起来的呼吸声,他朝着另一边也看不见表情,让人有点担心。
“艾斯!”
“嗯?”
有点茫然地,他慢慢把头转了过来。
“你……做噩梦了?”
“如果你指的是被某人一直叫着名字的梦。”
“说这是噩梦也太过分啦T^T”
“这样的梦……”他半垂下眼帘,“感觉就算无法从中醒来也没关系吧。”
“不,你好好看看我就在这里,这不是梦是现实啊。”
——就算是梦里的我也不会把你让给他的!
“……”
似乎看到了淡淡的几乎融入阳光中的笑容,
“也是呢。”

·

·

(つづく)

 

→续篇(176-200)

 

评论